秒速快3网上投注


  沈溪打过电话之后,  苏柏年带着妻女很快赶到了医院。

  沈溪几乎是在看到他们的瞬间就冲了过去:“你们……你们谁是Rh阴性O型血?”

  柳芳扶住沈溪安慰道:“小溪,  别着急,明丽和苏杭爸爸都是这个血型。”

  赶过来的沈家父母听到这句话,  担忧的脸色一下缓和了下来。

  “那……快,  苏杭现在需要输血,我们现在就去找护士。”沈溪说完拉着苏明丽的手就要去找护士。

  “你……松开。”苏明丽一把甩开了沈溪的手,  一脸不高兴的站到了苏柏年身后。

  “对不起,  对不起,是不是我拽疼你了。”沈溪连忙道歉道,“苏杭现在需要输血,  你跟我过去找护士验血好不好。”

  “小溪,别急。”柳芳笑着拦在了沈溪面前。

  “我怎么能不急。”沈溪几乎要崩溃了。

  “再急也得等我们把话说完吧。”柳芳说道。

  沈溪一愣,  沈家父母的脸色也有些不好了,  都这种时候了还有什么话非得现在说。

  “柳姨,有什么话,等苏杭醒了再说行吗?”沈溪恳求道。

  “当然不行。”苏明丽冷声打断道。

  苏明丽的这一声冷喝,  在医院的走廊上显得格外突兀,众人一下安静下来。沈溪满脸的不解,沈母眉头微蹙,柳芳和苏柏年一脸的冷漠。

  沈父走到女儿身边,  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苏柏年问道:“苏总,时间有限,有什么话,直说吧。”

  苏柏年看向沈河川,  他知道今天过后,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和沈家套上近乎了,但是如今他已经没有退路了。苏杭是恨他,恨着苏家的,前段时间甚至彻底撕破了脸,把柳芳在公司的职务也撤销了。这个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很多本来看在苏氏的面上和自己谈好的合作,忽然就取消了。苏氏的虎皮不能再扯,他苏柏年又不能像个刚创业的小老板一样兢兢业业的奋斗,所以能不能东山再起,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我想要开发区的那块地。”苏柏年说道。

  沈家三人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望向苏柏年。

  “苏柏年,里面躺着的是你儿子。”沈父的声音里压抑着怒气。

  “他有把我当父亲吗?”苏柏年回道,“有哪个儿子会处心积虑的从自己父亲手里偷走公司。”

  “可你还是苏氏的董事长。”

  “一个没有实权的董事长,一个连参加股东会议资格都没有的董事长。”苏柏年一直以来积压的怒火全部爆发出来,“苏杭他这是在报复我,他留着我这个董事长,只是为了稳定股价罢了。如今用完了就一脚踹开。”

  “苏柏年……”一向好涵养的沈父气的想揍人。

  “你们是不是要地?”沈溪忽然冷静下来,她只想尽快给苏杭找到血,她看向苏家三人问道,“是不是我爸答应帮你们拿到地,你们就可以去给苏杭输血?”

  “小溪……”沈父不赞同的看向自己女儿。

  沈溪却执着的等着对面三人的答复。

  “没错!”苏柏年回道。

  “爸……”沈溪看向自己父亲,“你答应他们,去找刘叔叔,把那块地批给他们。”

  “小溪……”沈父见不得女儿伤心,也为苏杭感到悲哀,叹了一口气,他转头嫌恶的看向苏家三人,“我答应了,你们去验血。”

  苏家知道沈河川向来一言九鼎,也没有多做纠缠,爽快的跟着沈溪去了抽血室。

  抽血的护士抬头看了一眼三人问道:“你们和患者是什么关系?”

  苏柏年绷着脸,没有开口说话,他就是再没脸没皮,也没办法在刚才用苏杭的性命换资源之后再说自己是苏杭的父亲。

  “他们是我先生的父亲和妹妹,他们和我先生的血型一致。”沈溪连忙介绍道。

  护士皱眉道:“直系亲属?直系亲属不能输血。”

  “什么??”沈溪和苏家三人同时惊呼出声。

  护士道:“直系亲属之间不能输血,容易导致输血相关性移植物抗宿主病,严重的话会死人的,还有没有其他人。”

  护士的话犹如一句重锤砸在了沈溪的脑袋上,让她整个人都要站不稳了。

  柳芳和苏柏年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惊慌,苏家这次是彻底和沈家也撕破脸了,如今苏杭不能用他们的血,那么沈家答应他们的事情,不是也……

  “爸,妈,我们走。”苏明丽本来就不愿意来献血,如今见护士这么说,立刻拉着自己的父母要走。

  而柳芳和苏柏年自从意识到交易无法达成之后,也不想多做停留了。如今已经撕破脸,也没有必要做样子了。

  “你也别着急,我们医院也在想办法。”护士见沈溪大受打击的样子,干巴巴的安慰了一句。

  沈溪终于站不住了,她整个人跌倒在地,护士吓了一跳,连忙搀扶着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道:“你先休息一会,我去给你倒杯水。”

  沈溪已经说不出话了,她只是觉得特别的冷,冷的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耳边嗡嗡的,什么声音都听不见。她甚至来不及去思考苏家人的冷血,满脑子都是苏杭要怎么办?

  “夫人,夫人……”方宇忽然从门口跑了进来,他看着坐在椅子上一脸绝望的沈溪,连声的喊道。

  “方……秘书。”沈溪茫然的看向方宇,“苏杭他……”

  “夫人,总裁没事了,没事了。”方宇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沈溪一把抓住方宇的手。

  “总裁没事了。”方宇说道,“已经找到血液了。”

  明白过来的沈溪一把推开方宇,拼命往急救室的方向跑去。

  ==

  一小时后,医院单人病房。

  沈溪坐在床边,方宇正在跟他讲述事情的始末。

  “总裁知道自己的血型特殊,所以在一家私人医院做了自体血液的存储,就是为了防止意外用血的情况。”方宇说道,“两个小时前,这家私人医院给我打电话,说有人需要总裁的血液救命。因为总裁之前承诺过,如果有特别紧急的情况别人需要他的血液的话,可以在征求他的同意之后赠与。医院一直打不通总裁的电话,所以联系了我,我就带着血液过来了。过来之后才知道是总裁受伤了。”

  直到现在,方宇都觉得庆幸。如果总裁当初没有和医院说过可以对外捐赠的事情,那么在自己不知道总裁受伤,而总裁又昏迷的情况下,后果不堪设想。

  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好人有好报吧。

  沈溪握住苏杭的手,望着男人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问道:“方秘书,你跟着苏杭多久了?”

  “有五年了。”方宇回道。

  “那你知道……当初苏柏年为什么会接苏杭回苏家吗?”从今天苏家三人的表现来看,他们对苏杭根本没有一丝亲情。那么外面传言的那些,苏柏年良心发现,什么需要儿子继承家业的说法都是虚假的。苏柏年当初一定是有一个不得不接回苏杭的理由。而且,那个理由对苏杭来说一定是不好的。

  方宇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方秘书……”

  “我来告诉你吧。”病房门忽然被推开,李清远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李律师。”方宇。

  “你知道?”沈溪问道。

  李清远走到床前,看了一眼苏杭,见他昏迷不醒,脑袋裹着一圈纱布,惨兮兮的样子,一股无名之火就往外冒。

  “估计这件事情除了我,也没人能告诉你。”李清远指着苏杭说道,“这家伙,估计打死也不会说的。”

  李清远说道:“很多人都以为我和苏杭是认识,是因为我们是校友。其实在那之前我就已经认识他了。大概十一年前,我去参加FGGH国际考试,我和苏杭分在同一个考场,他就坐在我前面。”

  沈溪知道FGGH国际考试,苏杭就是通过的这场考试出国留学的。

  “考试从早上八点到晚上八点,整整十二个小时,强度非常大。很多人考到一半的时候就晕倒了,而苏杭几乎是从第一场考试开始就浑身冒虚汗,我一直以为他肯定撑不到考试结束,结果这家伙,居然生生挺到了交卷才晕过去。”想到当年的情况,李清远现在还忍不住难受,“当时是夏天,衣服穿的薄,等医护人员用担架抬他的时候,我看到他右边腹部,被血染红了一片。有一个医生掀开了他的上衣,那里有一道还没有拆线的手术刀口。”

  “什么手术?”沈溪颤着声音问道。

  “肝移植。”李清远愤愤道,“就在考试前三天,他才刚刚做完肝移植手术,切了自己一半的肝给苏柏年。这就是苏柏年接他回苏家的真正原因。”

  “唔……”沈溪难受的捂着胸口,只觉的自己的心肝脾肺似乎都被人攥在了手心里拧巴一般,让她无法呼吸。

  ==

  第二日,天微微亮,苏杭从麻醉中醒来,他觉得浑身无力,头很疼,但是在和一切在看见沈溪疲惫的睡脸时化作了心疼。

  这么冷的天,怎么趴着就睡着了?不过这么看来,小溪应该是没受什么伤。

  苏杭左右看了看,想要找什么东西给睡着的沈溪披上,可是病房里似乎除了自己身上这床被子,什么东西都没有。想了想,苏杭干脆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想要拿它去裹住沈溪,只是他才一动,沈溪也立刻被惊醒了。

  “你醒了?”沈溪惊喜的看向苏杭,“感觉怎么样?我去叫大夫。”

  “我没事。”苏杭拉住沈溪问道,“你没事吧?”

  虽然看着没什么事情,但是不问清楚苏杭还是不放心。

  “你是不是傻,现在躺在床上的人是你。”沈溪简直要气死了,这种时候怎么还来关心别人。

  “别生气。”苏杭讨好的笑了笑,“只要你没事,我就没事。”

  昨天李清远走后,沈溪在病房里是哭了一晚上。睡着前,她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哭了,她要尽全力的对苏杭好。再也不钻牛角尖了,再也不管上一世的什么狗屁心结了,她只想一心一意的对苏杭好。

  可是仅仅是因为男人的一句话,沈溪的眼泪又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你别哭,别哭啊。”苏杭见沈溪落泪,急的想要坐起来,结果因为起的太急,一阵晕眩之后又倒回了床上。

  “你别动,我不哭了,我不哭了。”沈溪慌忙的擦着眼泪,重新坐回床头。

  “我真的没事。”苏杭笑着保证道。

  “嗯。”沈溪也不反驳他了,她把苏杭掀开的被子重新盖好,眼角的余光在男人肝脏的位置停留了一瞬。

  “苏杭。”沈溪红肿着一双眼睛看向男人。

  “怎么了?”苏杭扯出一抹笑,手覆在沈溪的手上,他发觉沈溪的手有些凉,于是握紧了,放进被子里暖着。

  “等你出院了,我们生几个孩子吧。”沈溪说出了自己考虑了一晚上的答案。

  “什么?”苏杭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们生孩子吧。”沈溪说道,“多生几个,一半跟我姓,一半跟你姓?”

  “一半?一半?”苏杭错愕道,“这得多少个?”

  “你想要几个,我都给你生。”沈溪认真道。

  我要生很多很多的孩子,我和你的孩子。如果你没有家,那么我给你家,如果你没有亲人,那么我给你生。我们生很多很多的孩子,让孩子们长大成家,再生很多很多的孩子。这样你就会有很大的家,很多的亲人。

  和苏柏年,苏明丽,柳芳,所有苏家人不一样的亲人。


  (#/xiaoshuo/51/51232/194141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