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虽然昨晚喝的烂醉如泥,  但是顽强的生物钟还是让苏杭在八点之前醒了过来。揉着酸胀的太阳穴,  苏杭下楼的动作都有些踉跄。

  “醒了?”沈溪站在客厅中央抬头看向男人。

  “早。”看到沈溪,苏杭下楼的动作快了一些。

  本来想训斥对方几句的沈溪,  见男人一脸难受的样子,  最后只能叹气地递过去一杯水:“是不是很难受?”

  苏杭接过水杯喝了一口,可怜兮兮的点头。

  “活该!”沈溪骂道。

  “你是不是生气了?”苏杭小心翼翼的看着媳妇的脸色。

  “我昨天不是让你少喝酒吗?”沈溪训斥道。

  “我错了。”苏杭秒怂,  乖乖认错。

  “你以后要是再喝那么多酒,  我就不管你了。”沈溪说道。

  “我以后要是再喝酒,你把我丢那就行。”苏杭说道。

  “你要是再喝那么多酒,我就回娘家去,  不回来了。”沈溪威胁道。

  “不会了,我保证再也不喝酒了。”苏杭吓的立马拉住沈溪的手,  一脸紧张的保证道。

  果然还是这招好用,  看着男人紧张的样子,沈溪差点没绷住笑了出来。

  餐厅里,苏杭喝着清淡的白粥,  奇怪的问道:“怎么没看见张嫂?”

  “张嫂放假了。”沈溪回道。

  “放假?”

  “快过年了。”沈溪提醒道。

  “是啊,差点忘了。”苏杭低头看了一眼碗里的白粥,愣了一下问道,“那这粥哪来的?”

  “我做的。”沈溪回道。

  苏杭拿着勺子的手一顿,  刚刚还觉得淡而无味的白粥,瞬间变的甜香可口起来。他粥碗端起来,跟个饿了三四天的流浪汉一样,三两口就把粥喝完了。喝完之后又去厨房盛了一碗,  如此两三次之后沈溪忍不住说道:

  “我还怕你宿醉之后胃口不好,特意熬的白粥,看来你精神不错。”

  “粥好喝。”苏杭一脸满足的回道。

  因为男人宿醉,沈溪原本是想让他在家休息的,如今看他精神不错,于是改变主意说道:“等吃完饭我们出去买点年货吧。”

  “好啊,我们一起去买。”苏杭点头应道。

  吃过早饭,两人开着车去了最近的商场。

  别看外边的马路上好像没什么人了,但是商场里却异常的热闹。沈溪和苏杭站在超市里,望着四周疯抢年货的人群,一时有些懵逼。

  “这么多人啊。”从来没自己出门买过年货的沈溪,看见超市里战斗力超群的打爷大妈感慨道。

  “是啊。”过年总是工作加泡面的苏总裁感慨道,“没想到过年这么热闹,以前一直觉得过年很冷清。”

  冷清?

  沈溪望向苏杭,只见男人正拿着两个红彤彤的中国结兴致勃勃得对比着,嘴角还挂着愉悦的笑容。看着这样的苏杭,沈溪又忍不住想起上一世,上一世的苏杭过年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第一年。

  “我要去W国出差,大概要去半个月,过年不能陪你一起了,抱歉。”苏杭道。

  “没事,你去忙吧。”沈溪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第二年。

  “抱歉,我要去F国,大概要去半个月。”苏杭道。

  “没关系,那我去和我爸妈一起过年。”沈溪只是愣了一下。

  第三年。

  “抱歉,我要去R国出差……”苏杭说道。

  “为什么你每年过年都出差?”沈溪终于忍不住问道。

  “因为国外不过年。”苏杭迟疑的回道。

  “去吧……”沈溪无奈的说道,心里觉得男人也许并不想和她一起过年。

  而后是第四年,第五年,习以为常的沈溪,只会在苏杭离开的时候说一句新年快乐了。

  “你觉得这两个哪个好看?”苏杭拿着两个中国结问沈溪,发现自家媳妇在发呆之后,忍不住拿着喜庆的中国结在她面前晃了晃,“小溪?”

  “啊,什么?”沈溪回过神来。

  “这两个中国结哪个好看?”苏杭又问了一遍。

  “这个太小了吧。”沈溪看了看苏杭手里的中国结说道,“挂在家里不合适。”

  “给初五买的。”苏杭解释道,“挂在狗舍门口。”

  “那这个吧。”沈溪随意的指了一个。

  苏杭见沈溪心不在焉的,把另外一个中国结放回货架上,推着购物车一边往前走,一边问道:“想什么呢?”

  “啊?”沈溪回答道。“在想过年该怎么过。”

  “这有什么好想的?”苏杭觉得有些奇怪,想这种问题,干嘛要一脸沉重。

  “今年你想怎么过?”沈溪顺势问道。

  “和你一起。”苏杭想了想又补充道,“还有爸妈。过年我们一起去爸妈家过吧,这种日子他们一定舍不得你。”

  “那要是我爸妈不欢迎你去呢?”沈溪若有所思的问道。

  “爸妈不欢迎我?”苏杭一听,忍不住紧张起来,“上次不还好好的吗?”

  自从知道苏杭是小时候救过沈溪的小哥哥之后,沈家父母对苏杭可以说是异常亲切了。

  “我是说假如,假如我爸妈不喜欢你,怎么办?”沈溪问道。

  苏杭沉默了好一会,才脸色难看的回道:“那我就只好一个人过了。”

  “你不和我一起过吗?”沈溪追问道。

  “我当然想了。”苏杭为难道,“我们结婚后第一个新年,我当然想和你一起过。但是如果你爸妈不欢迎我,我就不能和你们一起过年。可是我也知道,你肯定舍不得让你爸妈单独过年。”

  所以一连五年,你都自以为是的出差了吗?

  想到这里,沈溪又是心疼,又是郁闷,忍不住瞪了男人一眼骂道:“你是不是傻,我爸妈不喜欢你,难道你不会努力让他们喜欢你吗?就只会躲。”

  “我……”无缘无故被媳妇DISS了的苏总裁愣住了。

  沈溪郁闷的不行,甩开男人的手,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苏杭见媳妇似乎真的生气了,顿时心头一慌,连忙追了上去:“小溪,怎么了,是不是我哪里说错话了。”

  “苏杭,你个自以为是的白痴。”沈溪甩开男人的手,转身换了一个方向继续走。

  这到底是怎么了?

  苏杭懵逼了,他把手里的购物车往角落一放,空着手追了过去:“小溪,你别生气。”

  苏杭拦住沈溪,见周围都是在抢购打折红酒的大爷大妈,吵吵闹闹的不好说话,于是拉着沈溪走到了货架的另一面,连忙认错道:“我那么做只是不想让你难做,不代表我会逃避。其实如果你爸妈真的不喜欢我,我也会死皮赖脸的上门让他们二老喜欢我的。”

  沈溪看向男人,眼里是全然的不信,如果你真的会这么做,那上一世的那五年,每到年底就出差的人是谁?

  “是真的。”苏杭见沈溪必须我,继续说道,“我长这么大,唯一没有自信的事情就是让你喜欢上我。除了这件事,其他的事情我都不怕,也都难不倒我。”

  “为什么没有自信?”这是沈溪一直以来的心结,虽然这一世两人顺利的在一起了,但是沈溪依然不明白,为什么上一世直到离婚,苏杭都没有说过一句喜欢自己。

  “因为……小心!”在货架倒下来的那一刻,几乎是本能的,苏杭把沈溪护在怀里,任由货架上的酒瓶砸了一头一身。

  碰!

  噼里啪啦……

  惊恐的尖叫声,货架倒塌的碰撞声,酒瓶碎裂的声音,在超市里混成一团。刚刚还在推挤着抢购打折红酒的人群,哄的一下散开。只留下满地的酒水和玻璃碎片,以及碎片中央一动不动的男人。

  “苏杭,苏杭。”沈溪想要从苏杭的身下出来,但是身体被男人的双手紧紧箍住,怎么都动不了,“你怎么样?你还好吗?你怎么不说话?你让我起来啊。”

  沈溪最后一句话是带着哭腔喊出来的。恐慌的心情,在温热的血液从上方低落在额头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快,快叫救护车,有人受伤了。”

  ==

  市医院,沈溪和听到消息赶来的沈家父母一同等在抢救室外。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超市经理不停的朝沈溪赔礼道歉。

  沈溪现在根本没工夫搭理对方,她红着眼,浑身发冷的望着抢救室的方向。

  “你过来。”沈父皱了皱眉,把超市经理喊到一遍。

  “货架为什么会倒下来?”沈父沉声问道。

  “事故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初步估计是人群拥挤造成的。”超市经理解释道。

  “行了,你先走吧。”沈父现在也没心情和对方理论,“这件事情我会让律师跟近的。”

  “律师??可是……”

  就在超市经理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抢救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护士走了出来,沈溪急忙迎了上去。

  “护士小姐,我先生怎么样了?”沈溪哑着嗓子问道。

  “病人失血过多,要输血。”护士说道,“病人的血型是稀有的熊猫血,医院的血库血量不够了,你们谁是家属,有没有相同的血型?”

  “熊猫血?”沈溪一下愣住。

  “对,Rh阴性O型血。”护士说道,“有没有,如果没有,赶紧联系亲属。”

  说完护士又匆匆的回了抢救室。

  “愣着干嘛,快联系苏家。”沈父催促道。

  沈溪回过神来,赶紧打电话联系苏家。


  (#/xiaoshuo/51/51232/194141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