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网上投注www.1273.com


  吃过晚饭,  沈溪抱着马克杯蹲在沙发旁边的圣诞树下,  望着上面一闪一闪的小灯泡,和绿色的松针上五颜六色的装饰品,  忽然抿嘴一笑,  转头问站在身旁的男人:“你让张嫂布置的?”

  “不……”苏杭直觉的想要否认,可是转而一想,  现在不用瞒着了呀,  他都已经表白了,就是有些别扭,于是红着耳尖点点头,  “是我。”

  沈溪心头一甜,歪着脑袋看着男人窘迫的样子,  有些想笑。

  “坐下。”沈溪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  随后自己也改蹲为坐。

  苏杭蹲下身,盘膝坐在沈溪的身旁,两人的距离很近,  近的苏杭只需要稍微动一下就可以触碰到沈溪的衣角,男人的眼底一片温柔。

  作为狗中的天才拉布拉多初五,则趴在了圣诞树的另一边,决定还是不要过去讨爸爸嫌弃了。

  “之前在小镇,  有些事情你还没有交代清楚,现在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了。”沈溪忽然问道。

  “什么事情?”苏杭疑惑道。

  “你还记得你昨天对我说了什么吗?”沈溪提醒道。

  “我……我……”苏杭看了一眼沈溪,低下头,忍不住又抬头看了一眼,  说道“我喜欢你。”

  “……”怎么之前没发现苏杭这么纯情,明明就在身边,偏要一副偷看的模样,沈溪简直要被他小媳妇的样子逗笑了,强忍着笑意问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

  苏杭没想到沈溪会问这个,他紧张的抠着地毯,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很早之前。”

  果然,沈溪点了点头,示意苏杭继续往下说。

  “其实我们之前见过的。”苏杭说道,“不过你可能不记得了。”

  “是吗?什么时候?”沈溪知道自己和苏杭之前一定是见过的,要不然苏杭不会一直暗恋自己,只是到底是什么时候见过的,沈溪实在是想不起来。

  “那个时候你在上小学,大概二三年级的样子。”苏杭说道。“我那个时候在你们学校附近……收集矿泉水瓶子。”

  沈溪眨了眨眼,努力的回忆着,实在想不出来小学时候的自己和矿泉水瓶子能有什么关系?

  “我那个时候还没有身份证,出去工作拿不到高工资,赚的还没有捡垃圾多,所以我就经常到处捡垃圾。”苏杭说道,“你们学校是贵族学校,学生的家庭条件都很好,所以你们学校的垃圾桶里好东西最多。”

  “我捡到过很多东西,崭新的文具盒,书包,洋娃娃,破了一点外皮的足球,我都会捡回孤儿院给小一点的孩子用。”也许是和沈溪已经心意相通了,苏杭再提起这些往事的时候,没有了最初的自卑。

  “可是我们学校的安保应该很好才对,你怎么进去的?”沈溪问道。

  “翻墙。”苏杭说道,“你们学校的保安每天下午三点的时候会换班,我就是那个时候从围墙外爬进去的。”

  “那我们又是怎么遇见的?”沈溪问道。

  “有一次我正在翻垃圾桶,你忽然跑过来倒垃圾,我怕被人发现,一心慌就想从墙内翻出去,结果因为太慌张,不小心从围墙上掉下来了。”想到这一幕,苏杭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你没事吧,受伤了没?”沈溪着急道。

  苏杭望着沈溪,眼前的女人和十几年前的小姑娘瞬间重合在一起。

  “哥哥,你没事吧,受伤了没有。”小沈溪见一个大哥哥从那么高的围墙上掉下来,吓的把手里的东西一扔,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

  少年苏杭动了动脚,还好,只是擦破了皮,骨头没事,也没有扭伤,他转过头不敢看身边的小姑娘,站起来又想再翻出去。

  “哥哥,你流血了。”还有些婴儿肥的小胖脸上满是惊恐。

  少年苏杭看了看从自己膝盖上一直流到小腿的鲜血,用脏兮兮的衣袖随意的擦了擦。

  “不能擦,有细菌的。”小沈溪咋咋呼呼的说道。

  少年苏杭根本不打算理会这丫头,攀着墙打算再翻出去。

  “我去找医生姐姐来,哥哥你等等我。”小沈溪只知道受伤了要找医生。

  医生,如果让学校知道自己每天翻墙进来捡垃圾,那么以后自己肯定就再也进不来了。想明白这点,少年苏杭急的一下回过身,追过去一把拉住沈溪胖乎乎的小手凶巴巴的说道:“不许去!”

  “可是你流血了。”小沈溪有些怕怕的说道。

  苏杭也觉得自己欺负一个八九岁的小丫头有些不好,不过绝对不能损失这处“货源”。他耐着性子哄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沈溪。”小沈溪觉得这个哥哥长的挺好看的,估计不是什么坏人,于是老实的回答道。

  “沈溪?”少年苏杭的记忆,一下跳回童年,可不是,这丫头的长相和小时候那个抱着兔子娃娃的丫头何其相似,“你爸爸是不是沈氏慈善基金的沈河川?”

  “慈善基金是我妈妈负责的,我也有帮忙。”沈溪纠正道。

  “嗯,你真棒。”发现是“熟人”,少年苏杭的语气就更柔和了,“那个,小妹妹,哥哥其实不是坏人。”

  小沈溪点了点头,长的这么好看的肯定不是坏人。

  “所以,你能不能不要告诉别人,你见过我。”少年苏杭请求道。

  “为什么?”小沈溪不解道。

  “因为哥哥要来这里找东西,如果你告诉别人了,我以后就不能进来找了。”少年苏杭哄道。

  “我可以让大家帮你一起找。”小沈溪热心道。

  “不行,你要是告诉别人了我就再也找不到了。”少年苏杭觉得自己快要编不下去了。

  小沈溪疑惑的歪了脑袋,而后他看见了大哥哥身后那个黑色的垃圾袋里散落出来的矿泉水瓶子。小沈溪瞬间就明白了,她跟着妈妈做过很多次公益活动,知道矿泉水瓶子是可以卖钱的,有些孤儿院的小朋友会去捡来卖。

  “可是你受伤了。”小沈溪说道。

  “没事,一会血就止住了。”少年苏杭说着,就有用袖子胡乱的擦了擦。

  “你别擦。”小沈溪说着,从自己的口袋里翻出了一个小浣熊的创可贴,然后蹭过去贴在了苏杭的伤口上,可是伤口有些大,一个创可贴贴不住,小沈溪足足贴了三个才完全把伤口盖住,“那你出去之后要记得看医生。”

  “你不会告诉别人吧……”少年苏杭正说着话,忽然远处传来了一阵声响,算了算时间少年苏杭知道这应该是换好班的保安过来巡逻了。他怕被发现,几乎是不经思考的,抱着沈溪缩进了垃圾桶中间,用事先准备好的几个垃圾袋把两人严严实实的盖住。

  小沈溪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但是少年怕她叫,捂住了她的嘴巴,活生生一副绑架的场景。

  “别怕。”少年苏杭知道小丫头肯定是吓着了,但是他只能用口型安抚她,连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好在保安没一会就离开了,苏杭立马把小沈溪放下,可谁知道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小沈溪的泪珠子就不停的往下掉着,苏杭一下就慌了。

  “你别哭,你别哭。”少年苏杭一下就慌了,手足无措的哄着,“你想告诉老师就告诉老师,我以后再也不来了,你别哭。”

  “我……我不告诉老师。”小沈溪哽咽道,说完这句话,小丫头就头也不回的跑了。

  少年苏杭看着沈溪跑远的身影,气的在原地直抓头发,懊悔不已。

  “我想起来。”听到这里,沈溪记起来了,“那个人是你啊。”

  “你还记得?”苏杭惊喜道。

  “有一点印象。”沈溪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当初只是觉得这个小哥哥长得好看就没有跟别人提过这件事情。

  “那后来呢?后来你还去过我们学校吗?”沈溪当时虽然没有告诉老师这件事情,但是自己也再也没有去过垃圾堆那边了,时间长了也就渐渐忘记了。

  “我观察了一个礼拜,发现学校安保的巡逻规律没变,就知道你没有告诉别人。”苏杭现在想起来还是会觉得暖暖的,“后来我就照常去了。”

  “那……你是从那个时候就喜欢我的?”沈溪皱眉道,自己那个时候才多大,这家伙不会恋童吧。

  “不是。”苏杭摇了摇头说道,“你当时不是哭了吗?我心里就特别愧疚,就……就常常在校门口偷看你。然后我发现你似乎特别容易相信别人,所以我……”

  “所以什么?”沈溪记得,因为被保护的太好,小时候的自己确实很容易相信人,一直到初中的时候认识云舒(云舒是因为在之前的学校差点被绑架才转学过来的),才开始了解世界的另一面。

  “我每天都会在校门口等你放学,直到你家里人来接你,才会离开。”现在说起来,跟个偷窥狂似的。

  “每天?”沈溪诧异道。

  “嗯,一直到我回了苏家,然后出国留学。”沈溪的学校是小学到高中直升的,苏杭一直陪着沈溪,直到他不得不离开,一共四年。

  沈溪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一边因为知道有人默默的守护了自己四年而感动,一边又觉得有些怪异。

  “我从国外回来,在一个酒宴上又遇到了你。”苏杭说道,“整个酒宴上,因为我的身份,没有人愿意搭理我,连看过来的眼神都是鄙视的,只有你看见我的时候,冲我笑了一下。”

  沈溪觉得自己当时会冲苏杭微笑,肯定只是礼貌而已。

  “你那个时候已经在上大学了,几年不见,小丫头忽然变成了一个大美女。”苏杭至今都还记得那一日的惊艳。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苏杭说道,“也许是因为你上学的时候我每天看护着你,也许是因为回国后你对着我笑,反正不知不觉的就喜欢上了。”

  苏杭从没有和人说过这些,李清远也只是知道自己很早就认识沈溪而已,并不知道这些过程,忽然这么详细的剖析出来,苏杭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所以……传说中的那个你暗恋的姑娘是我了?”沈溪问道。

  “嗯。”苏杭点头。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沈溪设想了无数种自己听到这个答案时候的反应,但此刻她的第一反应是愤怒,为上一世的自己。

  “我……一直在找机会。”苏杭回答。

  “要什么机会?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外面的人却都在传你喜欢别人,你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沈溪激动道。

  “我………”

  “你混蛋!苏杭,你就是个混蛋!”沈溪来不及去思考这一世和上一世的不同,她现在只是觉得委屈,为了上一世的自己。如果当初苏杭不去找什么机会,不去找理由,直接对自己说出真相的话,哪里会有那样的结局。

  “沈溪……”沈溪的忽然生气,这让苏杭始料未及,他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沈溪不理会苏杭,把手里的抱枕往男人身上一砸,转过身蹬蹬的跑回卧室去了。

  苏杭几乎石化在当地,他在原地思考了很久,也没明白沈溪为什么会忽然生这么大的气。就算是自己说完了,也才2个月而已,不算太久啊,也不用生这么大的气吧。

  “汪!”来自初五同情的呼喊。


  (#/xiaoshuo/51/51232/194140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