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时时彩网上投注


  清晨,  踏着满地的银杏叶,  两人一狗在朝阳下奔跑。

  “给。”望着沈溪红润的肌肤上晶莹的汗珠,苏杭递了一条汗巾过去。

  “谢谢。”沈溪毫不客气的接过来擦了擦,  又随手还给了男人。

  苏杭把汗巾重新绑回手上,  嘴角挂着一丝浅浅的笑,自从沈溪跟着一起晨跑之后,  男人就多了一个随身带汗巾的习惯。

  “你笑什么?”沈溪疑惑的问道。

  “啊?”苏杭愣了一下,  “什么?”

  “我问你笑什么?”沈溪又重复了一遍。

  “我?”苏杭似乎有些不相信,“我刚才笑了?”

  “傻样!”沈溪觉得男人这副呆呆的样子有些好笑,嫌弃的撇了一眼男人,  转身往回跑去。

  “汪汪!”初五见妈妈开始往家跑了,想到家里好吃的肉骨头,  也激动的跟在了后头,  一边跑还一边汪汪的叫着。

  看到这样一副场景,苏杭的嘴角再一次不受控制的往上翘了翘。

  什么是幸福,当微笑总在不经意间爬上你的嘴角,  这大约就是幸福的时刻。

  吃过早饭,沈溪和苏杭一起出了门。

  苏杭是照常去上班,而沈溪则是要去孤儿院送物资。

  沈溪平日里的妆扮就很简单,衣服的颜色也并不艳丽。今日里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去孤儿院的缘故,  沈溪没有穿平日里常穿的大衣,而是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服,那些名牌包包一个都没有背,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灰色的双肩包,  里面装着一堆昨天和张嫂一起去超市买的零食。

  “今天要去孤儿院?”苏杭明知故问道。

  “嗯。”沈溪一边打开车门把双肩包丢进去,一边回答道。

  “玩的开心。”苏杭说道。

  “会的!”想到那张满是童趣的邀请函,沈溪忍不住笑了笑。

  苏杭点了点头,弯腰坐进了车里,他望着后视镜里的沈溪,想着:这次就让你先去吧,下一次我再带你一起去。

  沈溪见苏杭的车子离开,也打算出发了,她和张嫂道了别,又揉了揉蹭过来的初五,这才开车离开了别墅。沈溪打算先把车子开到基金会,然后再从基金会跟志愿者还有物资一起去孤儿院,要不然几百万的豪车开去孤儿院,明天保准得上头条。

  “来了?”李业见到拎着一个双肩包的沈溪走过来,笑着迎了上去。

  “没迟到吧。”刚才路上堵了一会,沈溪怕自己耽误出发的时间。

  “没有,物资也才刚装好。”因为庆安孤儿院不是特别大,所以送过去的物资也不多,基金会只找了一辆金杯和一辆面包车就装完了,“一会你跟着几个志愿者一起坐前面的那辆面包车。”

  “好。”沈溪确认了一下面包车的位置,点了点头,一边抬手把手里拎着的双肩包背了起来,右手因为抬起,手指碰触到了身后的阳光,手中的钻戒在阳光下闪出了一抹耀眼的光芒。

  李业被光芒刺的眯了一下眼,看到钻戒,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他记得沈溪的丈夫苏杭似乎曾经也在孤儿院待过,于是他好奇的问道:“苏先生小时候是不是也是在孤儿院长大的?”

  “是!”沈溪不知道李业为什么会忽然问这个问题,不过仍然点头回道。

  “是本市的孤儿院吗?也不知道基金会以前有没有资助过。”李业笑道,“要是资助过的话,这也算是一种缘分了。”

  “我……我没问过。”沈溪总觉得这也许是一段对于苏杭来说并不好的经历,再加上两人已经结婚,如果她刻意提起这件事,她怕苏杭会多想。

  “出发啦!”司机催促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走了。”沈溪朝李业挥了挥手,转身往面包车的方向跑去。车子很快驶出了大门,一路往老城区的方向驶去。

  大约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庆安孤儿院门口,锈迹斑斑的大院门口早已经站满了满脸笑容的孩子们。他们卖力的鼓着掌,身上的衣服虽然看得出来并不新,但是却很干净。

  车子直接开进了院子,孤儿院的院长立刻带着人迎了上来,两边人热情的寒暄一番,志愿者就开始帮着孩子们往下搬物资。

  沈溪在一旁帮着给孩子们发冬衣,每一个领到衣服的小朋友都会甜甜的说上一句“谢谢姐姐”,让沈溪开心的忍不住笑弯了嘴。

  等到东西都发的差不多了,院长又带着工作人员和大一点的孩子给基金会的志愿者们送些茶水。

  “你是沈溪吧,我是这里的院长,我姓姚。”姚院长笑容亲切的递给沈溪一杯茶。

  “谢谢姚院长。”沈溪双手借过。

  “忙了一上午了,也没来得及好好招待你。”姚院长有些惭愧的说道。

  “我们就是来帮忙的,哪里需要什么招待。”沈溪客气的说道。

  “真好!”姚院长越看沈溪那是越满意,“真是个好姑娘,人又好,又漂亮。”

  “啊……您过奖了。”沈溪总觉得这个姚院长看自己的眼神有些怪异,似乎有些过于亲切了,她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尬笑。

  “其实我们以前见过的。”姚院长忽然说道。

  “是吗?对不起,我不记得了。”沈溪回忆了一下,实在记不起来了。

  “不怪你,这得怨苏杭那小子,没给我们好好介绍。”姚院长埋怨道。

  苏杭?沈溪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她望着姚院长的神情变了,难道……

  “你和苏杭结婚的时候我去喝过喜酒的,也不知道苏杭那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能把你娶回家。”姚院长真是越想越觉得狗屎运都不足与形容苏杭的运气了。

  “苏杭那小子还说会带你回来看我,结果我左等右等也不见他带你回来,一直说忙啊忙的,等他下次来我一定得好好说说他。”姚院长似乎对苏杭颇有不满,数落个不停。

  “苏杭最近真的很忙。”沈溪忍不住帮忙解释道。

  “我就随便说两句,心疼了?”姚院长暧昧的一笑。

  “不是……没有。”沈溪顿时尴尬的手足无措起来。

  “院长妈妈,刘阿姨说开饭啦。”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跑过来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好,小涛,你再去叫其他哥哥姐姐去吃饭。”姚院长和蔼的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小男孩似乎很高兴,狠狠的点了点头就又跑去叫其他的志愿者吃饭去了。

  “先去吃饭,吃完饭,小朋友还要给你们表演节目呢,知道你们要来,他们排练了很久。”说完,姚院长就带着沈溪去吃饭了。

  孤儿院的餐厅很简单,空旷的室内只有几张简单的餐桌,孤儿院给志愿者准备了专门的餐桌,但是显然他们更喜欢孩子,都一个个端着餐盘跑去和孩子们坐一块去了。

  沈溪则一直坐在姚院长的身边,听她讲一些孤儿院的事情以及苏杭以前的事情。

  “其实我想见你,不光是因为苏杭,还有就是我一直想要当面谢谢你。”姚院长说道,“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这个孤儿院啊,多亏了你们沈氏基金会才能一直开到现在的。”

  “发什么什么事情了?”沈溪问道。

  “我们这个孤儿院因为孤儿不多,政府也不是很重视,补助更是时有时无的,钱永远不够花。虽然吃的不好,但是我带着他们出去捡点破烂卖,或者去人都的地方募捐,靠着好心人的资助,还是能勉强填饱肚子的。”姚院长叹息道,“但是经不住生病啊。”

  “谁生病了?”沈溪心头一跳。

  “大概十几年前吧,那年冬天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场流感,孤儿院的环境本来就不好,大家又都住一个房间里,只要有一个人得了流感就会一个传一个,最后好多孩子都发了高烧,我根本就照顾不过来。”姚院长想到当时的场景现在都心惊,“好几个孩子都烧迷糊了,我一趟一趟的往医院里送,都要住院,但是孤儿院又没钱。”

  “苏杭也生病了吗?”沈溪忍担心的问道。

  “苏杭身体好,咳了几天之后自己扛过去了。”姚院长说道,“可怜他当时才十岁,就得一个人在家里照顾七八个生病的弟弟妹妹。那时候孤儿院除了我就一个煮饭的大姐,我们两个大人都在医院照顾病重的孩子,苏杭一个人留在孤儿院里照顾剩下的孩子,还得给他们找东西吃,可是当时孤儿院里几乎什么都没有了,我和煮饭的大姐又都顾不上这边。”

  “后来我才知道,他每天晚上等到弟弟妹妹们都睡着了,就把大门一锁,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外面的面包店,讨人家卖剩下的面包,然后再拿回来给孩子们吃。”姚院长说着说着忍不住心疼道,“苏杭从小就要强,他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别的孩子会卖萌要东西吃,就他不会。他想要什么东西了就自己想办法赚钱去买,他七岁的时候就知道去外面的垃圾桶里翻矿泉水瓶拿去卖了。我还记得他之前跟我说过,他说跟人要东西的是乞丐,他不要当乞丐。”

  “那……后来。”沈溪听着心里一阵揪疼。

  “政府的补助一直不下来,医院又催着要钱,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就想着最起码把剩下的孩子先送到别的孤儿院去。但是别的孤儿院也困难,没有人愿意接收这些孩子们。”姚院长说道,“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在医院看到了沈氏基金会的公益广告。”

  “我当时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给你们打了电话,结果没想到你们第二天就派人过来了。”姚院长激动道,“我还记得,当时有一个姓王的经理到医院帮我们付清了所有的医药费,还有两个志愿者帮着在院里照顾孩子,又送了很多吃的穿的。从那之后每年你们还会送一批物资过来,你是不知道,当时要不是你们,我这个孤儿院早就散了,那几个孩子可能也会……”

  “所以,沈溪,我真的是要替孩子们谢谢你了。”姚院长激动的说道。

  “院长您别这么说。”

  “不,要的,要的,你是不知道……”姚院长越说越激动。

  “院长,您是看着苏杭长的,也算是我的长辈了。你要是再这么谢我,我会很有压力的。”沈溪阻拦道。

  “苏杭是苏杭,你是你,当初要不是你们……”

  “院长,我和苏杭现在是一家人,您再道谢,回头他该说我了。”沈溪用苏杭当挡箭牌企图阻止院长凶猛的道谢攻势。

  “他敢,他要是敢说你,看我不找他算账!”姚院长气的一拍桌子。

  “所以您就别再跟我道谢了。”沈溪转移话题道,“或者,您跟我讲一讲苏杭以前的事情吧。”

  “好,要不我带你去看看苏杭以前住的房间?”姚院长提议道。

  沈溪自然没有意见,两人离开餐厅往外面走去。

  姚院长带着沈溪去参观孤儿院的房间,指着一张木制上下铺的上铺说:“苏杭十二岁之前就睡这个位置,之前这里放的都是生了锈的铁架床,现在的木床头还是前年你们基金会给换的呢。”

  “后来不住这里了?”沈溪看了看诺达的房间里,放了七八张上下铺,一个不到30平的房间住了十几个人。

  “后来苏杭大了一点,就搬到仓库去住了,在那里放了一张小床。”姚院长说道。

  “我能去看看吗?”沈溪问道。

  “可以啊,那床我还留着你。有时候苏杭回来的时候,还住那。”姚院长说道。

  “他还会回来住?”沈溪有些诧异的问道。

  “会啊,前几年经常回来,这一两年回的少了。上次回来还是你们结婚前不久,来请我去喝喜酒的呢。”说着两人就走到了仓库的门口。

  姚院长取出钥匙打开仓库的门,沈溪往里看了看,发现这个仓库不大,大概十几平米的样子,墙上有一个很小的窗户,四周放着很多纸壳箱子,在靠近窗户的那面墙下,有一张半旧的单人床。

  “苏杭就睡这里。”姚院长指着床说道。

  因为很久没人居住,床上有一层淡淡的灰尘,床头是一个简单的木桌,上面堆着几本书和一个笔筒。沈溪好奇道:“这也是苏杭的东西吗?”

  “是,都是他以前看的书。”姚院长说着,从几本书的中间抽出了一个黑色封皮的日记本递给沈溪说道,“这是苏杭的日记。”

  “日记?”沈溪看了看手里的日记本,想了想问道,“日记这么隐私的东西怎么会放在这里。”

  “说是日记,其实里面什么都没写。”姚院长笑道,“苏杭这孩子从小就闷,有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我怕他闷坏了就送了他这个日记本,原本是希望他能把心事写出来发泄发泄。谁知道他什么都不写,只在上面写一些日期。不过我想这些日期,大约对他来说很有意义。”

  “叩叩!”

  突兀的敲门声打断了院长的话。

  “院长,小朋友要开始表演了。”找过来的孤儿院的义工提醒道。

  “哦,好,我这就来。”姚院长说完,又转头看了一眼沈溪,“我要去忙了。”

  “院长您去忙吧,我在这里再呆一会。”沈溪体贴的说道。

  “那,一会你到大堂来找我们。”姚院长也没有坚持,朝沈溪笑了笑转身就忙去了。

  等人都走了,沈溪拿着手里的日记本,实在是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心,抬手翻开了日记本的封面。

  1995年6月8日  晴,后面画着一个笑脸。

  沈溪不知道那一年发生了什么,但是看着后面的笑脸,沈溪大约能猜出,那一天估计是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吧。

  1995年12月11日  雪后面是一个皱眉的表情。

  沈溪想,那一天的苏杭估计在为什么烦恼着。

  1997年  8月20日  晴  后面画的不是笑脸了,而是一个梳着两个辫子的小姑娘,在大声的哭泣。

  1997年8月21日  晴  还是那个小姑娘,不过这回小姑娘是笑的。

  连着两天都记录了,不会是苏杭的初恋吧,沈溪暗搓搓的想着。

  沈溪一页一页的往后翻着,随着时间的推移,稚嫩的笔记开始变的成熟,直到最新的这一页。

  2017年9月28日  晴  后面同时画着笑脸和忧愁的表情。

  这是有喜有忧?这个日子,沈溪记得这是苏杭到沈家提亲的日子,也是自己答应嫁给苏杭的日子。

  继续往后翻。

  2017年11月1日  晴后面是一个女孩忧愁的脸蛋,以及一个笑脸。

  11月1日,那天是他们领证的日子,这个忧愁的女孩是自己吗?笑脸代表苏杭?

  看了半响,沈溪忽然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日记本上的笑脸,半埋怨的说道:“所以那天你很高兴,也知道我心情不好。知道我不高兴了,你还笑的这么欢,我记住了,回头找你算账。”

  沈溪说到后面自己都忍不住笑了,随手一翻,翻到了最后一页。

  2017年11月5日  天气预报说会是暴雨

  天气预报?所以这一页是事先写好的,后面没有表情,是因为你也不知道那一天的心情会吗?

  11月5日,我们举行婚礼的日子。沈溪望着那缺了表情的后半段,忍不住翻到了日记本的前一页,看看笑脸旁边苦着脸的女孩,沈溪想了想从笔筒里拿出一只圆珠笔,伏案,在日记本上补上了后半段的空白。

  沈溪画完,满意的看了一眼,随即合上了日记本,放回原来的地方。里面画了什么,等到他的主人回来再翻开的时候就能看见了。

  窥视了苏杭心里的小秘密,沈溪笑着离开了房间,循着孩子们的歌声,沈溪去了孤儿院的大堂。

  里面的孩子们正在给台下的志愿者门表演舞蹈和歌曲,表演都很粗糙,但是大家都看的很开心。

  气氛很热烈,志愿者门也都一个个上台表演节目和孩子们玩在一块,沈溪最后也被孩子们拉了上去。

  因为匆忙没有准备,沈溪只好用孤儿院里的一架老旧钢琴伴奏和孩子们一起唱起了“喜羊羊”。

  姚院长趁机偷偷用手机录了一段视频发给了某人。

  而某人带着痴汉的表情看了这段视频五六回之后,黑着脸把方宇给叫了进来。

  “行程调好了吗?我要的时间什么时候可以空出来?”苏杭问道。

  “BOSS,我研究两天了,最后只能给你挤出一天,就是下周五。”方宇小心翼翼的说道。

  “我要的是三天。”苏杭不满道。

  “连着周末也有三天。”方宇弱弱的伸出三根手指头。

  “方宇!”苏杭生气的眯起眼。

  “BOSS,你就算杀了我,也挤不出时间了。”方宇梗着脖子说道。

  “出去!”苏杭气道。

  “好嘞!”方宇欢天喜地的退出去了。

1997年8月21日  ,沈溪被找到。

同年秋天,沈氏基金会设立。

同年冬天,姚院长打电话向沈氏基金会求助。

“王经理你去看一下,如果核实了就把他们纳入第一批资助名单。”沈夫人看了一眼在一旁玩耍的小沈溪说道,“只要是S市的孤儿院,我们都尽量资助。”

“小哥哥会在那里吗?”小沈溪问道。

“也许。”

螃蟹:大肥章……快夸我


  (#/xiaoshuo/51/51232/194140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