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赛车网上投注


        午休时间,苏氏集团的前台收到了寄给总裁办公室的快递。

        “是方秘书的。”前台小美看了看收件人说道。

        “那赶紧送去吧。”总裁办公室的快递必须在收到的第一时间送去楼上,  这是苏氏前台必须谨记的第一条例。

        “嗯。”小美抱着快递盒,  乘坐电梯去了顶楼的总裁办公室。

        “方秘书的快递。”小美敲了敲秘书室的大门。

        难得Boss不在,  也不用自己跟着,  正抽空和下属一起喝咖啡的方宇听到声音,放下手里的咖啡,几步走到门口,从小美的手里接过快递笑道:“麻烦你了小美。”

        “方秘书知道我的名字?”对于公司的高层领导,能记住自己这么一个底层前台的名字小美有些激动。

        “当然记得,  上次也是你帮我拿的快递。”方宇笑着瞅了一眼小美胸前的员工牌。

        “都……都是我分内的工作。”小美激动的脸有些红,“那……不打扰您工作了,  方秘书再见。”

        “再见。”方宇看着小姑娘脸红的跑远了,  这才拿着快递盒往屋里走,一转身就接收到了来自自家两位美女下属揶揄的目光。

        “老大,  你又撩拨人家小姑娘。”助理一号Li1ith笑嘻嘻的说道。

        “瞎说。”方宇把快递盒放在办公桌说,接过助理二号朱琳递过来的美工刀,三两下划开了上面的胶布。

        扒拉开盒子里一堆用来防止碰撞的泡沫填充物,  方宇才找到了里面那个包装精美的相框。

        “咦……”一旁的朱琳看了一眼相框里的照片,  忍不住惊疑一声问道,  “这个侧影好像咱们Boss啊。”

        “哪里,  哪里?”一旁的Li1ith听到朱琳的话也忍不住凑过去看了看,随即肯定了朱琳的猜测,  “是咱们Boss没错。”

        “你们两人眼睛还挺利嘛。”要知道方宇自己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也是看了很久才觉里面的这个侧影是自家Boss的。

        “那另外一个侧影就是咱们的老板娘了?”朱琳笃定道。

        “好唯美,  好浪漫。”Li1ith两眼冒着星星,  照片里那拥吻的侧影,清风杨柳,落日余晖的场景简直能把人看醉。

        “怎么?Boss都结婚了,你还惦记呢?”方宇瞅了一眼Li1ith调侃道。

        “惦记什么!自从我跟着Boss连续加班了一个月之后,我对Boss的爱就已经全部转变为恐惧了。”Li1ith苦着一张脸说道,“加班的恐惧。”

        “没错!”朱琳深有体会道,“想我第一次在财经杂志上看见苏总而后疯狂花痴,再到苏氏招聘总裁办助理,我过五关斩六将千军万马中杀进来,最终折戟在无休止的加班中。”

        “你们的爱真肤浅。”方宇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把相框外面的封皮拆掉,又用纸巾擦了擦相框玻璃上的灰尘,确保一切完美之后,才拿着相框放进了总裁办公室。

        朱琳见快递盒没啥用了,拿起来刚要扔掉的时候,忽然现里面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相框,于是有些疑惑的看向正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的方宇,问道:“老大,怎么还有一个。”

        “这个是备用的。”方宇把相框接过去说道,“要是出差的时候Boss心情不好,这就是杀手锏了。”

        “赞!”Li1ith和朱琳听完忍不住给自家老大手动点赞。

        “对了……Boss这几天中午老是出去,是去干什么了?”朱琳好奇的问道,要知道自家Boss这个工作狂,连吃午饭都得顺便开个午餐会议。自己三人也得跟着转,吃饭还得轮流去,像今天这样喝咖啡聊天的午休生活,简直就是做梦。

        “Boss……”方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闷笑道,“在为下周的星河慈善晚宴做准备。”

        离苏氏大楼大约十分钟车程的某栋大厦里,平日里一丝不苟的苏总裁,正有些狼狈的跟着音乐的节拍努力的挪动着步伐。

        “哎呀!”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苏杭僵硬的停下了脚步:“抱歉。”

        “没……没关系。”作为这个工作室的舞蹈助理,赛琳娜知道自己要给苏杭做陪练的时候还暗自欣喜过,毕竟英俊帅气的舞伴谁能不喜欢。只不过这种喜欢,在她的脚连续被踩了三十多下,肿的在家休息了一个礼拜之后,就敬谢不敏了。

        舞蹈老师皮特愁眉苦脸的看了一眼自家助理的脚,有些担忧的想,不会这个才伤好就又要倒下吧。我们工作室的五个陪练已经轮了一番了,个个陪苏先生跳一节课,就得在家休养三天,伤不起啊。

        “苏先生,您刚刚又抢拍了。”皮特语气里满是无奈。

        苏杭自然知道自己又抢拍了,也许人总有短板吧,反正苏杭总是记不住这该死的拍子。

        “其实这个交谊舞特别的简……”皮特老师骤然顿住,他已经不敢在苏杭面前提简单二字了,伤人自尊,“苏先生,如果您实在是抓不住拍子,不如就自己默数,1,2,3,4?”

        皮特从事舞蹈教育十几年,今天绝对是他职业生涯的污点。

        “赛琳娜,和苏先生在来一遍。”皮特看向一旁正在偷偷扭脚的赛琳娜。

        “啊?哦。”塞丽娜白着一张脸,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随着音乐的再次响起,苏杭一边随着舞伴的脚步移动着,一边在心里默默的数着拍子,1,2,3……

        “哎哟!”又一声惨叫之后,赛琳娜终于忍不住,颤抖着声音小心翼翼的请求道,“苏……苏先生,要不咱们脱了鞋再跳吧。”

        “……”苏杭抿着唇,脸黑成一片。

        这一个多礼拜以来,苏杭每天午休时间都会花一个小时来这个舞蹈工作室学跳舞。(问为什么午休时间来,当然是因为晚上要回家陪媳妇吃晚饭了。)但是一个礼拜过去了,除了记住了动作,苏杭并没有取得什么进步。

        在学跳舞之前,苏杭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学东西很快的人。毕竟小学之后再没有正统上过学的苏杭,凭借着自己自学的知识,能够在十八岁的时候顺利的通过m国比斯顿大学金融管理系的入学考试。如此高的智商和学习能力,竟然学不会跳舞,简直……

        结束了今天的课程,虽然并没有取得任何进步,但是苏杭还是要回公司工作了。重新系好领带,穿上西服,苏杭安静的站在电梯口等着电梯从楼上下来。

        叮!

        听到电梯打开的声音,苏杭刚要走进去,却在看见电梯里站着的那个男人时顿住了脚步。

        商和煦,飞航连锁的下一任接班人,全球最大连锁市的少东家,也是沈溪的青梅竹马。

        “不进来吗?”商和煦礼貌客套的问道。

        回过神,抿着唇,苏杭抬步踏进了电梯,他身体紧绷的站在商和煦身侧,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苏先生来这里跳舞?”狭小的空间里忽然响起了商和煦温和的声音。

        苏杭一愣,转头看向身侧的男人。

        “我看刚才,那里好像是家舞蹈工作室。”商和煦笑着解释道。

        “商先生认识我?”苏杭问道。

        “苏先生最近的话题度很高。”商和煦从容优雅的抬起右手,朝苏杭伸了过去,“耳闻已久,初次见面。”

        苏杭望着商和煦伸过来的右手,眼神复杂的也伸手握了上去:“幸会!”

        两人不约而同的,都紧紧的盯着彼此相握的手掌。苏杭是怕自己和商和煦对视的久了,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敌意,而商和煦却是在看苏杭袖口处露出的一道伤疤。

        商和煦目光一闪,忽然出声说道:“不知道苏先生有没有空闲,我们一起吃个午饭如何?”

        “好啊。”苏杭不知道商和煦为什么会忽然邀请自己,但是他知道,来自这个男人的挑衅,自己绝对不能怯步。

        商和煦笑了笑,抬手重新按了顶楼的电梯按钮,两人乘坐电梯,重新回到了大厦的最高处。

        顶楼是一家米其林三星的西餐厅,环境幽静,格调高雅。商和煦显然是这里的常客,点了两份简餐之后,还让服务生去取了他存在这里的红酒。

        苏杭默默的注视着红酒一点一点流进玻璃杯,右手则无意识的摆弄着刀叉。

        “苏先生手腕上的伤疤是……”商和煦略显冒昧的说道,“刚才握手的时候看到的,有些好奇。”

        “很久以前受的伤。”苏杭随意的答道。

        “看着像刀伤。”商和煦忽然说道,引得苏杭不解的抬眸望去,只见商和煦轻抿了一口红酒后继续说道,“十二年前,青城中学旁边的巷子。”

        苏杭眉头微微皱起,望着商和煦的眼神带了些警惕。

        “其实这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商和煦带着一丝怀念的语气说道,“十二年前,有一次我逃课,偷偷带小溪出去给沈伯母买生日礼物。很不巧的在学校旁边的巷子里遇见了几个小混混。我当时带着小溪,跑又跑不掉,打又打不过,正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巷子的另一头忽然冲出来一个拿着棍子的少年,帮我们挡住了那几个小混混。”

        “是你吧。”商和煦望向苏杭笃定道,“这件事情过后的一个月,我在学校附近还见过一次那个少年,手腕上就有这么一道疤。”

        随着商和煦的动作,苏杭的目光也不自觉的落在了自己的右手上,那里有一道疤,带着对沈溪的记忆。

        “是我。”苏杭望向商和煦,干脆的承认了。

        “果然是你!”商和煦苦笑了一下,眼里是复杂难辨的光,“你知道吗,其实我这次带了三十个亿回来。”

        三十个亿?苏杭的目光开紧紧的盯着商和煦,里面充斥着紧张和敌意。

        “我本来想找个机会见你,然后和你重新谈一谈沈氏的事情。”商和煦说道,“毕竟你那三十个亿拿的并不轻松。”

        “这不关你的事情!”苏杭语带警告道。

        “但这关系到小溪。”商和煦回视苏杭,苦笑道“不过我现在知道,你不会和我谈了。你那个所谓的,暗恋了很久的女孩,其实就是小溪。”

        苏杭捏着叉子的手指骤然用力,像一只被侵犯了地盘的猫,炸起了全身的毛。

        “我只比你晚了一个月。”仿佛在自嘲又仿佛在叹息一般的,商和煦呢喃道。

        “哪怕只是晚了一分钟,她也是我妻子。”所以,请你圆润的滚开!

        两人的视线在半空交汇,里面是看不见的电闪雷鸣。


  (#/xiaoshuo/51/51232/194140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