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赛车网上投注www.1273.com


        转眼周末了,两人之前计划好了这天要一起去h市祭拜苏杭的母亲。

        h市是s市隔壁的城市,  虽然离的不远,  但是从s市开车过去也需要三个多小时的时间,  两人又没打算在那边过夜,  所以这一日两人起了个大早,匆匆忙忙的准备着出门。

        “张嫂,我昨天让你准备的东西你放哪了?”临出的时候沈溪问正在收拾东西的张嫂。

        “在厨房,我这就去拿。”张嫂一大早忙的晕头转向的,这才想起来最重要的东西还没拿给沈溪。

        沈溪从张嫂手里接过一个黑色的仿古制的食盒,  小心的拎着往门外走去,一边走沈溪一边嘱咐张嫂说道:“张嫂,  我们今天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  晚上喂完初五您就先回去吧,不用做晚饭了。”

        “我知道了。”张嫂说着把沈溪送到门外。

        早就等在门口的苏杭见沈溪走了出来,  问道:“好了?”

        “好了,可以走了。”沈溪回答道。

        “这是什么?”苏杭接过沈溪手里拎着的食盒随意的问道。

        “拜祭的祭品。”沈溪回答道。

        苏杭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错愕,似乎没想到沈溪会如此认真,  心头感动面上却不显。他转过身拉开副驾驶座的门让沈溪坐了进去,  然后才打开后座的门把食盒放好。

        在初五不舍的汪汪叫声中,  漆黑的奔驰轿车驶出了别墅的大门。

        行车的过程有些枯燥,  苏杭又是个话少的人,再加上早上起的比平日早了许多,  沈溪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你要不要去后面补一下觉?”时刻默默注意媳妇动向的苏杭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用,  我吹吹风就好了。”沈溪说着把车窗往下摇了一些,  一股冷风忽然吹了进来,沈溪冻的一个激灵,没忍住狠狠打了两个喷嚏。

        苏杭见状,立刻按了关闭车窗的按钮,可怜那才刚刚被放下一点的车窗又仓促的升了回去。

        “这下彻底醒了。”沈溪忍不住自嘲道。

        沈溪的长被刚才那阵猝不及防的冷风吹的有些凌乱,两个喷嚏打的狠了一些,鼻头泛起微红,眼眶里也蕴起了生理性的泪水。样子看起来狼狈又可爱,让苏杭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别开窗了,忽冷忽热的容易感冒。”苏杭忍不住叮咛道。

        “嗯,听你的。”

        简单的三个字,沈溪说的随意,但是苏杭却听得心头熨帖无比,仿佛两人的距离有拉近了几分一般。

        “你上一次去h市是什么时候?”沈溪一边整理着自己吹乱的头一边问道。

        “三年前,我接管苏氏那天。”苏杭回答道。

        “哦……”沈溪神情一僵,气氛顿时有有些尴尬了。在接管苏氏那天回h市,苏杭是去对自己母亲说什么的,不言而喻了。

        苏杭当然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他有些懊恼于自己冷场的本事,但是又本能的不想骗沈溪,此时只能努力转移话题。他假装什么都没生过一般随意的问道:“你呢,你去过吗?”

        “去过,上高中的时候和同学去过。”沈溪说道,“h市有一个湖很漂亮,和同学一起去玩过。”

        h市最著名的就是那个湖了,据说有很多情侣都喜欢去那边游湖。苏杭紧了紧握住方向盘的手,有些紧张的问道:“那……等从陵园回来,我们去湖边走走。”

        “好啊。”察觉到男人话音里的紧张,沈溪有些好笑的应道。

        秋高气爽的天气里,苏杭的心情和他驾驶的轿车一样,在畅通无阻的高公路上一路奔驰。

        经过三个小时的长途驾驶,两人终于在十点半点的时候驶入了h市的城区,沈溪望着路旁的店铺不忘对苏杭叮嘱道:“看看路边有没有花店,我们还差一束花。”

        “嗯。”苏杭向左变道,让车缓缓的降了下来,方便沈溪寻找花店。

        “那边。”沈溪很快在路旁现了一家花店,她让苏杭靠边停车,“我下去买就好了。”

        沈溪说完,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快步往路旁的花店走去。苏杭坐在车里,透过车窗注视着沈溪在花店内的一举一动。望着她精心挑选,叮嘱店员仔细包装的样子,眼神里的柔情实质化的仿佛要溢出眼眶。

        等到沈溪抱着买好的一束雏菊往回走的时候,苏杭的神情又开始内敛起来,他转过头去,一本正经的目视前方。

        “好了,可以走了。”沈溪上车说道。

        “嗯。”苏杭轻轻的嗯了一声,车子启动,一路往h市郊区的陵园走去。

        h市并不大,车子大约开了二十分钟就到了郊区的陵园。沈溪拿着花束,苏杭拎着食盒两人从停车场一路往山上走去。

        上一世的时候,苏杭并没有带沈溪来祭拜过自己的母亲,所以这也是沈溪两辈子第一次到这里来。

        她一路安静的跟在苏杭的身后,随着男人坚定的脚步一步一步的往山上走去,直到停在一处已经有些老旧的墓碑面前。沈溪望着墓碑上眉目清秀的女子,她有着一双和苏杭一模一样的丹凤眼,微扬的嘴角有一个淡淡的酒窝。

        “这是我妈。”苏杭介绍道。

        “她很漂亮。”沈溪由衷的道,温婉古典,很有风情的女子。

        苏杭微微一笑,蹲下身打开食盒开始一一摆放祭品,沈溪也蹲在一边帮忙,等一切收拾好之后,才把手里的花束郑重的摆在墓碑前。

        “我以前来的时候,从来不记得带祭品。”苏杭望着摆满了祭品的地面忍不住说道。

        “现在扫墓都流行买花了。”沈溪解释道,“不过在我们家,如果是去祭拜重要的长辈还是会习惯性的准备一些祭品。”

        “谢谢。”苏杭由衷的说道。

        沈溪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两人布置好后,站起来郑重的对着墓碑鞠了三个躬,就在沈溪以为祭拜结束的时候,苏杭忽然对沈溪说道:“你先去车上等我,我想在这里再呆一会。”

        “哦,好。”虽然有些不解,但是沈溪还是接过苏杭递过来的车钥匙转身往山下走去。沈溪往山下走了几步,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她转身往回望去,却现苏杭高大的身影慢慢矮了下去。

        沈溪的表情有瞬间的错愕,握着车钥匙的手一僵,随即她咬了咬嘴唇,最终转身往回走去。

        正端端正正跪在母亲墓碑前的苏杭,被忽然响起的脚步声吸引,他转头望去,见到去而复返的沈溪时是满脸掩饰不住的惊讶。

        沈溪走到苏杭的身边,什么也没说,只是端端正正的跪在了苏杭的身边。

        “你……”见到沈溪的动作,苏杭的表情从惊讶转变为复杂。

        “刚才忘记一个事情了。”沈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忘记自我介绍了。”

        沈溪说完不等对方说话,在苏杭复杂的目光下向着墓碑上的苏妈妈开始自我介绍:“妈妈您好,我叫沈溪,是苏杭的妻子,以后我会跟苏杭一起常常回来看您的。”

        妻子,一起,常常回来?这里面的每一个词语都无异于一个□□,炸的苏杭心花怒放。

        “苏杭,我们给妈妈磕个头吧。”沈溪望向苏杭提议道。

        “好。”

        苏杭随着沈溪的动作,两人恭恭敬敬的对着墓碑磕了三个头,仿佛一对跪拜高堂的新婚夫妻。

        照片上的女子笑容恬静温柔,眼里蕴藏着满满的欣慰。

        “我去车上等你。”磕完头,沈溪没有再做停留,她重新站起身来转身往山下走去,把时间重新还给这对母子。

        苏杭望着沈溪离开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了,这才回过身来望向墓碑上的照片,他的眼里是藏不住的幸福和喜悦。苏杭轻声的对自己母亲说着:“妈,我就是想告诉您一声,我结婚了。就是刚才那个女孩,她是我喜欢的姑娘,你是不是也喜欢她?”

        苏杭说完这句话,也不再停留,他站起身疾步往山下走去,试图想要追赶上前面的沈溪。

        “说完了?”沈溪看着追过来的苏杭。

        “嗯。”苏杭从沈溪手里拿过车钥匙说道,“我们走吧。”

        两人找了一家临湖的餐厅解决了午餐,吃过午餐后两人沿着湖堤随意的漫步。

        这片湖是一个很著名的景区,一年四季总有世界各地的游客来这边旅游,湖边的绿化非常好,整排整排的杨柳缀在湖边,柳枝飘荡,衬着波光粼粼的湖面,让人有一种穿越千年回到过去的既视感。

        走了很久,沈溪有些累了,两人找了一个临湖的长椅坐下,看着湖面休息。

        沈溪忽然现不远处的草坪上有一对高中山情侣,还穿着校服的女生手里拿着一团白白的棉花糖,沈溪忍不住笑了笑说道:“这里还有卖棉花糖的啊。”

        “你想吃?”苏杭问道。

        “嗯。”沈溪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

        “等我一会。”苏杭说完,站起来就往湖边的小商铺走去。

        沈溪抿嘴笑了笑,坐在椅子上继续欣赏湖光山色,等着苏杭把棉花糖买回来。

        草坪上的小情侣似乎觉得自拍的照片不够有意境,于是那个拿着棉花糖的女生左右看了看,最终拿着手机朝长椅上的沈溪跑了过来。

        “姐姐,可不可以帮我们拍个照片。”女生笑着问道。

        “好。”沈溪笑着接过手机,随着女生走到草坪上,然后问道,“你们想怎么拍?”

        这位女生似乎对拍照非常有心得,她指着前方说道:“我们这个位置是逆光的,等一会我们在前面摆poss,你帮我们拍一个剪影出来。”

        “用这个拍照模式。”女同学说着还帮沈溪把手机的照相模式调好了。

        “ok。”沈溪拿着手机,按照这对小情侣的意见和他们不断变换的姿势一连拍了十几张对方才算满意。

        等到沈溪把手机还给对方,转身要回去的时候一眼就忘记了拿着棉花糖站在长椅边等着自己的苏杭。

        沈溪轻轻一笑,往前快走了两步,人刚站在苏杭面前,苏杭就把手里的棉花糖递给了沈溪。

        “谢谢。”沈溪拿着棉花糖坐回长椅上,开心的望着手里的棉花糖却并不吃,其实她让苏杭去买棉花糖并不是自己想吃,只是觉得好玩而已。

        “现在的高中生周末都不用上课吗?”沈溪好笑道,“居然跑来湖边约会。”

        “不知道。”高中都没上过的苏先生表示不懂。

        “不过这个年纪最好了,正是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年纪。”沈溪又说道。

        幻想?从懂得情爱开始,苏杭的心里就一直住着一个沈溪,从她三岁多的时候在自己面前哭着说要找爸爸,到刚刚对自己回眸一笑的瞬间。苏杭心中的另一半一直是具体而鲜亮的。但是沈溪呢,在嫁给自己之前,在她刚刚对爱情抱有幻想的时候,她心中的另一半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你呢?”也许是今天的气氛实在是太好了,苏杭不再压抑自己的好奇心,他直白的问了出来。

        “什么?”正透过棉花糖看太阳的沈溪诧异的抬头。

        “你上高中的时候,幻想中的另一半是什么样子的?”苏杭问道。

        “我啊。”沈溪煞有其事的回忆起来,半响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忽然轻轻的笑了出来,“他要比我高,这样,我想吻他的时候要踮起脚尖,他想吻我的时候,会弯下腰。”

        沈溪的话音刚落,嘴角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收回去,一道阴影忽然覆盖了下来。唇上柔软的触感让沈溪微微一怔,她诧异的瞪圆了眼睛,望着男人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这个时间并不长,大约也就两秒钟吧,沈溪眼里的诧异慢慢退去,然后缓缓的闭上了双眸,手指微颤的抓紧了手心里的棉花糖。

        察觉到脸庞上视线的退去,苏杭随即张开了眸子,他望着沈溪柔美安静的脸庞,刚刚因为紧张而攥起来的拳头慢慢松开。

        沈溪没有躲开,她没有讨厌自己,甚至,沈溪她在试着接受自己,无论是他这个人,还是他的身世。

        他应该想到的,从沈溪在自己母亲的墓前和自己共同磕下那三个头之后,苏杭就应该明白的。而这个吻,是他验证自己猜想的第一步。

        他猜对了!

        苏杭重新闭上眼睛,两人在湖光山色间,唇齿相依,久久不动。

        良久,沈溪颤了一下,往后躲了开去,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别处,“我……我脖子僵掉了。”

        原来两人接吻的时间太长,沈溪的脖子僵的有些酸疼起来。

        “咳……”一向沉稳的男人也有些面红耳赤起来。

        “棉花糖好像化了。”沈溪望向手里已经缩了一半的棉花糖,试图转移话题,化解尴尬。

        “那就别吃了。”苏杭伸手从沈溪手里拿过已经化了一半的棉花糖,转过身用左手牢牢的握住沈溪的右手说道,“我们再逛一逛还是回家?”

        “回家吧。”沈溪感受着被男人紧紧抓在手心里右手,总是忍不住心跳加,真是奇怪了,明明也不是第一次被他这样握住手的。

        “嗯!”苏杭扬着唇角,一手牵着沈溪,一手拿着快要化没了的棉花糖一步一步的往河堤上走去。

        两人走了没一会儿,忽然一个急促的声音在后面不知疲倦的呼喊着,沈溪觉得有些耳熟,于是停下脚步回头望去,只见刚才那两个找自己帮忙拍照的小情侣正一脸焦急的朝自己这边跑过来。

        “还好追上了。”刚才的女生拽着自己高大白净的男朋友气喘吁吁的停在两人面前。

        “有什么事吗?”沈溪诧异道。

        “有个东西送你。”女声说完,从男朋友手里拽过一张照片递给沈溪。

        沈溪和苏杭抬眼望去,只见这张照片上的场景异常熟悉,就是刚才两人站立的地方。照片上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正微微弯下腰轻吻着坐在长椅上的另一个秀美身影,因为逆着光,看不清照片上两人的五官,但是那漂亮的轮廓,被阳光折射出的剪影,美的仿若一副油画。

        沈溪两颊一红,苏杭两眼放光。

        “好看吧。”女生得意道,“我就说逆着光线拍剪影最好看了。”

        “要不我们也拍一个这样的?”小帅哥提议道的。

        “想得美,上大学前不许占我便宜。”女生柳眉倒竖凶巴巴的威胁道。

        “哦~~”小帅哥苦着一张脸应道。

        “谢谢你们。”虽然两人接吻被两个未成年给看见了有些尴尬,但是沈溪也确实很喜欢这张照片。

        “不用谢,我就随手拍到的啦。就是追你们追的有点辛苦。”女生吐着舌头,表情可爱的抱怨道,“我本来还想,你们在湖边卿卿我我一阵,怎么也得温存一会再走吧,谁知道我跑去打印一个照片的功夫,你们人就不见了。”

        沈溪顿时尴尬的说不出话来了,现在的高中生说话都这么开放了吗?

        “电子版也可以给我吗?”苏杭表示一张打印的如此简陋的照片完全不够看。

        “可以呀,加一下微信。”小姑娘爽快的拿出自己的手机。

        苏杭也迅掏出兜里的手机加了小姑娘的微信,小姑娘一边把照片传给苏杭一边得意道:“我这个手机是专门的拍照手机,像素有五千万呢。回家你们可以扩大了做成海报,挂在家里一定好看。”

        “谢谢。”苏杭一听,顿时更满意了。

        “好啦,不打扰你们了,我们接着去玩了,88.”小姑娘也是个爽快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加了s市知名上市企业的ceo的微信,拉着男朋友的手开开心心的继续游湖去了。

        沈溪看看手里的照片,又看看苏杭的手机,最后和苏杭的视线相撞。

        “我们回家吧。”苏杭重新牵起沈溪的手,大踏步的往前走去,步履轻快而矫健。

        回s市的路上,沈溪有些倦了,路程走到一半的时候就沉沉的靠在副驾驶座上睡着了。苏杭望着已然黑下来的天色,车厢里又放着舒缓的音乐,这样一个让人容易陷入昏睡的环境,却一丝也不能平复他此时激动的心情。

        眼角时不时的扫一眼副驾驶座上的沈溪,苏杭一路傻笑的开车回到别墅。

        到达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别墅的客厅里是张嫂为他们留下的一盏灯,客厅的门内是听到车子的响动而躁动不安的初五。

        苏杭停好车,他解开身上的安全带,转过身想要叫醒沈溪。但是当目光触及到沈溪驼红的睡脸时,苏杭的眸光悠然深了深。他凑了过去,目光沉沉的望着沈溪,仿若一只盯上小白兔的大灰狼。

        今天下午,沈溪嘴唇柔软的触感还回荡在他的心头,仿若能让人上瘾一般,总让人惦记着想再尝一尝。

        门内的初五有些不解的哼哼了两声,明明听到汽车声了,怎么爸爸妈妈还不进来?初五有些心急的转了两圈,它跳起来用前爪打开了客厅的门锁。果然它一眼就看见院子里那熟悉的小轿车,顿时激动的撒开四只爪子就跑了过去。

        苏杭离沈溪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还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了。

        “汪汪汪!!!”忽然,初五兴奋的扒在副驾驶的车窗上,前爪啪啪的敲着车窗。

        “嗯??”沈溪被骤然惊醒,她望着附在自己身体上方的男人眼里有着明显的惊愕,“到……到家了?”

        苏杭转过头狠狠的剜了一眼还在兴奋嚎叫的傻狗,只得假装自己是过来帮沈溪解开安全带的,然后起身靠回自己的椅背上。

        “呼……”沈溪暗暗的舒了一口气。

        “汪汪汪!!!”初五见爸爸妈妈还不下车,又是一阵焦急的催促。

        沈溪缓过神来,她朝男人笑了笑,轻声说道:“我先进去了。”

        “嗯。”苏杭因为自己刚才那“见不得人”的小心思,还有些心虚。

        沈溪推开车门,抱住一个劲往她身上扑来的初五,开心的说道:“初五,真乖,是不是想我了。”

        沈溪一边逗着初五,一边往屋里走去。

        苏杭坐在车里,直到再也听不见沈溪逗弄初五开心的笑声,这才用右手牢牢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他不断的警告自己,苏杭,你要耐心,再耐心一点。今天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了,你不要太心急,太心急了会吓着她的。

        苏杭一遍一遍的告诫着自己,直到自己终于冷静下来,他才推开车门走进客厅。只是……空荡荡的一楼遍寻不到媳妇的身影也就算了,为什么初五的狗影也不见了。

        又跑我媳妇卧室去了!

        苏杭气的一眼扫向二楼,恨不得上去把初五给扔下来,我当初怎么就一时心软把它给留下了。

        二楼卧室里。

        沈溪跪坐在软绒绒的羊毛地毯上,望着对面正开心的对自己吐着舌头的初五,笑着说道:“初五,我今天很开心。”

        “汪!”初五见妈妈和自己说话,顿时开心的汪了一声。

        “我们今天去湖边约会了。”沈溪开心的说道。

        “汪!”

        “看,这是今天拍的照片,好看吧。”沈溪也不管初五听不听得懂,反正它汪一声,沈溪就说一句。

        “汪!汪!”

        “(*^__^*)  嘻嘻……”沈溪乐呵呵的笑着,抱着抱枕开心的躺倒在地上。

        初五趴在地上看着妈妈躺在地上傻笑,等了好一会,见她只顾着自己傻笑也不和自己玩了,初五眨了眨眼,站起身从卧室跑了出去。摇着尾巴跑去了一楼爸爸的房间,今天还没和爸爸亲热呢。

        “汪!汪!”初五站在客房门口,对着房间内正在换衣服的苏杭开心的叫着。

        “下来了?”苏杭冷冷的扫了一眼欢快的摇着尾巴的傻狗。

        “汪!汪!”我来找爸爸玩。

        苏杭哼笑一声,抱起初五,穿过客厅,直接把初五锁进了狗舍里。

        “汪??”可怜的初五又被关了禁闭。

        ==

        也许是昨天坐了七八个小时的车子,沈溪有些累了,起的比平时晚了一些。她伸着懒腰往下走的时候,苏杭已经拿着Ipad坐在客厅看半个小时的新闻了。

        “早!”

        一道清朗的男声唤回了沈溪的神志,沈溪把自己打了一半的哈欠收了回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早!”

        真可爱!苏杭暗自后悔,怎么没能在家里装个摄像头,这样沈溪刚才打哈欠的样子就可以截图保存下来了。

        也许是因为昨天的经历形成了某种默契,今天早餐的气氛比之前和谐了很多,男人的话也比之前多了很多。

        “咳……今天有什么安排吗?”苏杭忽然出声问道。

        “我约了云舒去逛街。”沈溪回道。

        家里有个初五,外面还有个云舒!

        沈溪察觉到男人的失落,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没事,看到喜欢的多买点。”苏杭急忙说道。

        “刷我的卡还是刷你的卡?”听到如此耳熟的一句台词,沈溪忍不住调侃道。

        苏杭一愣,接着他站起来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沈溪莫名其妙的看了男人一眼,对他突兀的举动有些不解。

        很快苏杭又重新走了回来,他把一张黑色的信用卡递到沈溪的面前,一脸郑重的说道:“刷我的!”

        “噗呲……好。”沈溪忍着笑把卡片收了起来。

        苏杭被沈溪笑的有些窘迫,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让沈溪觉得好笑了,是不是自己刚才的举动过于“暴户”了?

        正在这时,张嫂拿着一个信封走了过来,她递给沈溪说道:“太太,这是昨天收到的,给您的快递。”

        沈溪放下汤匙,接过信封,拆开一看,现是一张请帖。展开请帖看到里面的邀请方沈溪微微的皱了皱眉:“星河慈善晚宴。”

        星河慈善晚宴,这个慈善晚宴苏杭是听过的,这是华国最顶级的慈善晚宴。参加晚宴的条件非常苛刻,并不是捐了钱就可以进去的。每一个参加这个晚宴的宾客都必须是从事慈善事业过十年以上,并且捐赠的款项每年都过亿的大慈善家才有资格参与。以上条件都满足了之后,你还需要一个介绍人,如此你猜堪堪能够得到这样一张请帖。

        而像苏杭这样的出身,想要进入星河慈善晚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算算日子,确实也差不多到了星河慈善晚宴的时间了。”沈溪说着把手里的请帖递给苏杭。

        苏杭接过请帖,望着上面被邀请人一栏的名字微微皱眉:(沈溪女士和苏杭先生)。

        “要去吗?”沈溪忽然问道。

        “嗯?”苏杭愣了一下后说道,“这是邀请你的,怎么问我?”

        “上面也有你的名字啊。”沈溪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哪里有资格参加这个宴会。”苏杭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想他们今年也不会给我邀请函的。”沈溪自嘲的笑了笑。

        苏杭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说出的话了,他为什么要点名两人之间这种“阶级”的不同。沈溪给了苏杭跨入某种“高档圈子”的机会,而苏杭给了沈溪维护这种权利的金钱,就像中世纪的落魄贵族和暴户。他知道外面几乎所有的人也是这么以为的,这些以为他一开始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并且并不在意。但是昨天的感觉太美好了,这让苏杭有些烦躁,他不希望这样的不协调来破坏这份刚刚建立起来的美好。

        “我们去参加吧。”沈溪沉吟了片刻忽然说道。

        苏杭望向沈溪,一脸的踟蹰和纠结。

        上一世的时候沈溪也问过苏杭,只是苏杭那个时候明确表示了他不想去,沈溪也没有强求,最后是沈溪一个人去参加了。而后圈子里就疯传了他们婚姻不合的传闻,明里暗里的嘲笑着沈溪假清高,说她一边为了钱嫁给了苏杭,一边又嫌弃苏杭的出身,连一个慈善晚宴都不愿意带苏杭参加,可怜苏杭花了几十个亿,最后连个参加星河晚宴的资格都没捞着。

        但是如果两人都不去呢?别人又会说,沈溪嫁给了一个私生子暴户,没脸在在圈子里混了。反正去不去都有不好的话传出来,那为什么不去呢?最起码她要让苏杭知道,在她心里,她从没有看低过他。

        “我……”苏杭还是有些犹豫。

        “不管我们去不去,该说闲话的人还是会说的。”沈溪说道,“但是如果我们去了,即使听到了什么,最起码我们之间不会有误会。”

        “好。”几乎是没有犹豫的,苏杭点头答应了。

        “我们还没跳过舞吧,你舞跳的好吗?”沈溪话风一转,忽然问道。

        “还行!”苏杭有些心虚。

        “对了,星河慈善晚宴还有一个慈善拍卖的例行活动,得准备一个拍卖的东西。”沈溪有些为难的说道。

        “上次婚礼的时候,不是收到了好多古董?”苏杭记得当时沈溪说过,这些东西以后可以拿去拍卖。

        “这些礼物才刚收到的,立刻拿去拍卖不大好。”沈溪摇头道。

        “那……”苏杭忽然说道,“那就把上次我买的Q&h的项链拿去拍卖了吧,你不是说太奢华了不实用。”

        “不行。”沈溪拒绝道,“那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就算我不用,也不能拿去拍卖。”

        苏杭一愣,望着沈溪认真的表情,嘴角无意识的翘起。

        “反正还有时间,回头我们在想想吧。”沈溪说道。

        “好!”苏杭想,哪怕沈溪到时把他卖了,他估计也会说好的。

        ==

        云舒看着沈溪再一次在结账的单据上签下的“苏杭”两个大字时,忍不住吐槽道:“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以后就算你结婚了也不会花老公的钱吗?”

        “是啊。”沈溪放下笔笑道,“但是结婚后你会现,花老公的钱会让你心情更好。”

        “庸俗。”云舒嫌弃道。

        沈溪也不反驳,笑一笑把苏杭的卡收好。

        “对了,你收到星河慈善晚宴的邀请函了吗?”云舒忽然问道。

        “收到了。”沈溪回答。

        “去参加吗?”云舒问。

        “去。”

        “和苏杭一起?”

        “嗯。”沈溪点头。

        “那肯定很热闹。”云舒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没办法啊。”沈溪说道,“有些事情是躲不过的,既然注定要成为话题中心,还不如去刷足了存在感,也许运气好了,还能带动沈氏和苏氏的股票。”

        “不怕苏杭面子挂不住啊?”云舒有些担心的说道。

        “云舒,”沈溪忽然望向好友,语气有些凝重的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苏杭娶我是为了这些。”

        “……”云舒愣住,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这是圈子里公认的事实。

        “别人那里我不会刻意解释,但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你也用这样的态度看待苏杭。”沈溪异常认真的说道。

        “我知道了。”云舒顿了顿,然后又立刻想到了一个新的问题,“对了,商学长好像也会回国参加这次慈善晚宴。”

        商学长?沈溪微微一愣。

        “你们俩可是圈子里公认的金童玉女啊。”云舒坏笑道。

        而此时,两人话题的中心人物,正在打电话让自己的秘书给自己找一个最好的交谊舞老师。毕竟十八岁之前苏杭没机会跳舞,十八岁之后苏杭没心情跳舞,好不容易媳妇要和自己跳舞了,打死也要在晚宴前学会。


  (#/xiaoshuo/51/51232/194140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