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网上投注


        车子停在别墅门前的时候,早就听到动静的初五激动的一路从客厅往外跑,兴奋的扒在副驾驶座的玻璃窗户上费力的往里看。

        沈溪有些无奈的敲了敲窗户,又轻轻的把车门开了一条缝,提示初五自己要下车了,好让它躲开,她生怕自己开门开的急了撞到初五。

        初五很聪明,几乎是车门一动它就摇着尾巴往后撤了,等到沈溪下了车才又重新扑了上来。沈溪抱着初五使劲揉了一阵,转过头看向已经站在一边的苏杭说道:“它好像更喜欢我的样子。”

        苏杭看着初五直往沈溪怀里钻的狗头,嘴角不自觉的抿了起来,他俯下身拽着初五脖子上的项圈把初五生生从沈溪怀里拖了出来。

        “你轻点。”沈溪见苏杭动作有些粗鲁忍不住叮嘱道。

        “……”苏杭看了看正开心的朝自己吐舌摇尾的傻狗,忽然生出一种后悔当初没能送走它的微妙感。

        张嫂听到声音,也从客厅走了出来,她现沈溪和苏杭是一起回来的,顿时欣慰极了。原来太太下午是去接先生下班去了,这一个上午托人送礼物,一个下午跑去接下班,真是恩爱。看来先生搬离客房的时间快到了,张嫂笑眯眯的说道:“先生和太太今天回来的真早,那我今天也早点做饭。”说完又急急忙忙的往厨房走去了。

        沈溪见张嫂走了,说道:“那你陪初五玩一会,我去换身衣服。”

        苏杭点头嗯了一声,等沈溪进屋去了,他立刻冷酷无情的把初五关进了狗舍。

        “汪汪汪……”初五不解的望着平时最疼自己的爸爸,怎么才回来就把宝宝关起来了。

        “傻狗!”苏杭冷哼一声,留给初五一个冷酷的背影。

        初五在狗舍里转了两圈,现爸爸今天不打算带自己玩了,委屈的哼了两声后乖乖的趴在地上。

        春秋两季的时候,沈溪很喜欢穿宽松舒适的毛衣,特别是在家里的时候,休闲裤搭配浅色毛衣几乎是她的标配。沈溪换好衣服,转身看见了梳妆台上Q&h的饰盒,她思索了片刻,伸手抱起饰盒,拿着往楼下走去。

        沈溪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苏杭也刚换好衣服从客房走出来,他抬眼看见沈溪身上的毛衣,又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刚换上的同色毛衣。心底那名为开心的波纹一圈一圈的荡开,嗯,看起来很像。

        沈溪倒是对于自己和苏杭的“撞衫”没有太大反应,她捧着饰盒走到沙旁边坐下,出声说道:“今天上午的时候李清远来家里找过你。”

        苏杭听了眉头一皱,今天上午?李清远应该知道自己在公司啊,来别墅的话肯定不可能是找自己的。

        “他说什么了吗?”苏杭小心的问道。

        沈溪瞅了一眼气势沉稳的男人,把手里抱着的饰盒轻轻的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往苏杭的方向推了推。

        “……”苏杭望着饰盒上熟悉的品牌标志,下巴不自觉的崩紧了。

        “他说你从hk回来的时候,有东西忘在酒店了,特地给你送过来。”沈溪指了指饰盒说道。

        “是我忘的。”苏杭说道。

        “你……买的?”沈溪是故意这么问的,因为她想要弄清楚这套Q&h的饰到底是像李清远说的那样是苏杭买的,还是像苏杭前世说的那样是合作商送的,他需要苏杭亲口回答。

        苏杭想起今天中午,李清远那条莫名其妙的简讯。就猜到肯定是李清远那个坑货一定是自作主张的跟沈溪说了什么。苏杭的心不自觉的悬了起来,但是仍然微微的点了点头。

        沈溪见苏杭承认,心头暗道了一句果然,然后她缓缓打开了饰盒的盖子。精致华美的钻石项链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亮,晃的人忍不住眯了眼。沈溪的视线从项链上移开,直直的望向苏杭。

        苏杭紧张的绷直了脊背。

        沈溪缓缓露出一丝笑意,柔声道:“谢谢,项链很漂亮,但是下次不要买这么奢华的项链了。”

        苏杭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果然不喜欢吗?

        “下次要买的话,买简单一点的款式。这么奢华的项链我平常用不上,不带就浪费了。”沈溪说道。

        “下次?”苏杭眨了眨眼,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就……只打算送我这么一次礼物?”沈溪见苏杭迟疑,忍不住开玩笑道。

        “当然不是。”苏杭慌忙摇头。

        “噗呲……”沈溪见男人难得的慌乱忍不住笑出了声。苏杭见她笑的开心,心情忍不住也愉悦起来,直到沈溪忽然抬头问他:“怎么会忽然想起来送我项链?”

        果然还是问了吗?

        苏杭的记忆回到了十五年前的冬天,那天下了很大的一场雪,苏杭现沈溪一个人站在学校门口。也不知道那天司机是不是有事耽误了,迟迟不出现。只有九岁的沈溪在校门口冻的直哈气。苏杭看着心疼,从身上摸出了自己捡垃圾攒下的钱,在学校附近的精品店里,买了一副对于他来说很“奢侈”的手套拿去送给沈溪。

        “你为什么送我手套?”沈溪望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大哥哥疑惑而戒备的问道。

        “送东西一定要理由吗?”十四岁的苏杭别扭的用变声期的公鸭嗓问道。

        “要的,不然我就不能收。”小姑娘异常认真的回道。

        九岁的沈溪和如今的沈溪慢慢重叠在一起,鬼使神差的,苏杭又问出了当年那句话:“送东西一定要理由吗?”

        “嗯?”这回换沈溪愣住了,沈溪眨了眨眼,忽然莞尔一笑道,“你送我的话,应该不用。”

        苏杭望着沈溪温婉的笑脸,脑子里闪过一丝明悟。是啦,十五年过去了,我终于从一个送你礼物需要理由的陌生人,变成了一个可以无条件对你好的人了吗?

        不是我自以为的,是你也是这么想的。

        “先生,太太,可以吃饭了。”张嫂端着煮好的饭菜一边往餐桌走去,一边招呼两人吃饭。

        “吃饭吧。”沈溪合上饰盒,站起来往餐桌的方向走去。

        苏杭也站起来跟了过去,他伸手接过张嫂递过来的盛满饭的碗说道:“张嫂,今天风有点大,你早点回去吧。”

        “对,碗筷不用收拾了,明天早上来收拾吧。”沈溪也笑着说道。

        “谢谢先生和太太,我喂完初五就回去了。”张嫂开心的应道,而后利落的解了围裙,出门喂了初五了。

        两人安静的吃着晚饭,今天晚饭的汤是冬瓜排骨汤,炖的很香,沈溪忍不住多喝了几口,她瞅了一眼对面也在闷头喝汤的苏杭,忽然想起今天下午的那杯奶茶来,于是忍不住问道:“下午的那杯奶茶你还喝的惯吗?”

        苏杭愣了一下,想起下午那杯飘着三颗棉花糖的奶茶,怀着侥幸的心理问道:“你冲的吗?”

        “嗯。”沈溪有些不好意思的承认了。

        “好喝。”苏杭决定从今天下午开始喜欢喝奶茶。

        “我听店里的人说,你老是喝黑咖啡。你的胃本来就不好,以后要少喝。”沈溪挠了挠微红的脸颊有些窘迫的说道,“我跟店里的人交代了,以后你去买咖啡就给你送奶茶。”

        “你……”只要不是个傻子就能听出沈溪话里的关切,或者还有些别的意思,意识到这点的苏寒忍不住浑身战栗起来。

        不过理智很快战胜了冲动,沈溪一直是个温柔善良的姑娘,她只是单纯的关心你,苏杭你不要多想。

        “对了……”沈溪说完刚才那番话感觉自己仿佛在跟苏杭表白似的,心里有些慌慌的,急忙转移话题道,“我在店里还遇见了柳姨。”

        “柳芳?”苏杭表情立刻冷了下来。

        “嗯,她跟我说,想让我们回一趟苏家。”沈溪说道。

        苏杭想起下午的时候,柳芳和他说过沈溪似乎不愿意回苏家的事情。也是,回了苏家,势必就要直面自己这尴尬的身份,自己冷心冷面如此尚且忍受不了苏家那帮恶心的亲戚,更何况是沈溪。

        “回去吗?”沈溪见苏杭愣,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不回了。”苏杭摇了摇头。

        沈溪看了看苏杭忍不住又说道,“柳姨说……父亲他好像不高兴了。”

        苏杭反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沈溪的这声父亲喊的是自己的父亲苏柏年。其实苏杭自己都不常称呼苏柏年为父亲了,但是沈溪的这声父亲却让苏杭生出一股亲近感,是不是表示……

        “你想去吗?”苏杭问道。

        “嗯……我听你的。”沈溪笑了笑说道。

        “如果去了苏家……”仿佛下了决心一般,苏杭望着沈溪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十八岁的时候才回的苏家。”

        “我知道。”沈溪点头。

        “那你想知道我的身世吗?  ”苏杭问道。


  (#/xiaoshuo/51/51232/194140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