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秒速赛车开奖直播


        汪!汪!汪!

        隐隐听到狗叫声的沈溪从熟睡中醒来,她转头望向床边,果然在那里看见了乖巧蹲坐的初五。

        “汪!”初五见沈溪醒了,激动的尾巴直摇。

        “初五,你怎么进来了?”沈溪昏昏沉沉的坐了起来,她感觉自己有些不大对劲,脑袋好像特别沉,沈溪拿过床头的手机查看时间,现竟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顿时有些不可思议道,“我怎么睡到现在了?”

        沈溪揉了揉昏沉的大脑,去洗手间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披着一件宽大的披肩带着初五往楼下走去。

        正在收拾客厅的张嫂,看到初五从楼上欢快的跑下来,后面还跟着沈溪,顿时有些紧张的道歉道:“太太,是不是初五上去吵醒您了?都怪我刚才没看住,不小心让它从院子里跑进来了。”

        “没事,我也该起了。”沈溪笑着宽慰道。

        “太太,您是不是不大舒服啊?”张嫂敏感的察觉到沈溪的精神不大好,忍不住问道。

        “可能是昨天喝了点酒,又吹了风,所以有点感冒了。”沈溪在沙上坐下,初五立刻从旁边跑过来窝在沈溪脚边,沈溪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初五的狗头。

        “那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张嫂紧张道。

        “不用那么麻烦,家里有感冒药吗?我吃两片,再睡一觉差不多就好了。”沈溪说道。

        “有的,有的,有感冒冲剂,我这就去拿。”张嫂说着就去客厅一角的备用药箱里翻出了一盒感冒冲剂,泡好之后端给了沈溪。

        “谢谢。”沈溪接过杯子喝了一口。

        “太太,我去给您熬点白粥。”张嫂说道,“这感冒的人啊,没什么胃口,但是东西一定要吃的。”

        “那麻烦您了,张嫂。”沈溪笑着道谢。

        “不麻烦,不麻烦,都是我应该做的。”张嫂有些受宠若惊的连连摆手,放下收拾了一半的客厅去厨房熬粥去了。

        因为感冒了身上没什么力气,又不想上去继续睡,沈溪喝了感冒药之后干脆就窝在沙上抱着初五一起看新闻。

        张嫂把砂锅放在炉子上,等水烧开之后,又转了小火慢慢熬煮。这期间张嫂怕沈溪会饿,又找了一些小点心端去给沈溪吃。

        “张嫂您真细心。”沈溪忍不住说道。

        “太太您太客气了,这还不是我应该做的吗?”张嫂笑道。

        “张嫂您是什么时候来这里工作的?”其实沈溪知道张嫂是一年前来的这里,不过这一世相处的时间不长,还是要假装不知道的。

        “我来这里一年了。”张嫂一边回答沈溪的问题,一边继续拿着抹布擦桌子。

        “那您做的习惯吗,喜欢吗?”

        “习惯,也喜欢,苏先生人又好,给的工资还高,而且我早上九点上班,晚上做完晚饭就可以走了,工作时间也不长,晚上还能回家照顾孩子。”张嫂满脸的笑意显然很喜欢这份工作。

        “九点?”沈溪诧异道,“可是你这两天来的很早啊。”

        “那是因为太太您来了啊。”张嫂笑道,“以前先生一个人住的时候都是出去买早餐吃,所以我就不用做早餐。但是您来了就不一样了,先生要留在家里和您一起吃早餐,我得给你们做早餐啊。”

        “那不是增加您工作量了?”沈溪问道。

        “哪里啊,本来先生给我的工资我就应该24小时随叫随到的,现在已经很轻松了,而且先生最近又给我长了1ooo块工资,我都不好意思要了。”

        “那您从家过来,每天都要起很早吧?”沈溪问道。

        “还好,我家离这里不远的,骑个电瓶车也就半个小时。”张嫂笑道,“路上还能顺便买个菜呢。”

        “是光明路旁边的那个城中村吗?”沈溪想了想好像只有那附近有便宜的房子出租。

        “对,太太您也知道那边啊。”张嫂有些惊讶的问道。

        “路过过一两次。”沈溪笑道。

        “太太,我跟您说啊,我做过很多人家的保姆阿姨,也遇到过很多很有钱的老板,但是您和先生这样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张嫂现沈溪一点架子都没有,还很喜欢和自己聊天,于是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怎么说?”沈溪好奇的问道。

        “人好啊。”张嫂夸道,“你看,都是有钱人,别的人家对我们这些保姆呼来喝去的,要是有一点做不好的,脾气好点的说两句,不好的还得去中介投诉我呢。但是您看看您,从早上起来都跟我说几回谢谢了,真是太客气了。”

        沈溪笑笑没说话。

        “还有先生,虽然先生话不多,但是特别会替人着想,特别会疼人。”张嫂说道,“如今这样的好男人不多见了。”

        “怎么说?”沈溪疑惑道。

        “就从这房子的装修就可以看得出来啊。”张嫂说道,“我在这里工作一年了,这先生啊工作实在是太忙了,一年里头我见他的时间都数的过来。每次煮了晚饭,经常第二天都是原封不动的放在桌上。但是为了给您装修这房子,先生连着一个星期每天下午都提前回来看进度的。”

        “这房子……”沈溪愣了愣。

        “是啊,就半个月前刚装修好的,从里到外,家具窗帘都换了一遍。”张嫂说道,“其实之前的装修已经很新了,但是先生说了,太太您喜欢这种什么……暖色调的,所以先生就都给换了。”

        “要我说啊,这贵的东西就是好,以前我们老家装修完那一屋子甲醛味,得放好几个月才能住人呢。但是您看这,啥味都没有。”张嫂唠唠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忽然现沈溪不说话了,顿时有些忐忑起来,“哎呀,不好意思啊太太,你看我年纪大了就喜欢唠叨,说了这么多。”

        “没事。”沈溪说道,“我还得谢谢您呢,您不说我还不知道这些呢。”

        “先生没跟您说啊!这先生啥都好,就是话太少,但是这种男人才靠的住。”张嫂对苏杭有着高度评价。

        沈溪笑着不说话。

        “哎呀说半天了,我去厨房看看粥好了没有。”张嫂收拾完客厅,去厨房把熬好的粥端了出来。

        沈溪上辈子刚过来的时候一直在努力的适应婚后的生活,那时候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和张嫂也没怎么交流,后来虽然慢慢熟悉了,但是大约是之前的印象太深刻了,张嫂从来没有像这样和她聊过天。

        房子装修的事情,连着两辈子沈溪也是才知道的。如今看来,估计就是因为装修的风格太熟悉了,自己没有觉得不舒服,所以才没现吧。也许上辈子,自己唯一在努力适应的就是苏杭这个人而已。

        中午的时候,沈溪只吃了几口饭就不吃了,后来又吃了一点感冒药就回到楼上午睡去了。

        张嫂想了想,忍不住给苏杭打了一个电话。

        正在会议室和对方公司谈判的苏杭感觉到手机震动,掏出来一看现是家里的电话,顿时眼睛一亮,道了一身抱歉,出门接电话去了。

        李清远见苏杭忽然出去,赶紧接过对方老总的话头继续协商。

        苏杭走到会议室外,接通了电话:“喂。”

        “先生啊,我是张嫂。”

        “张嫂?”苏杭眼里的光暗了几分,“有什么事吗?”

        “您出差前不是和我交代过,说如果太太有什么事就跟您说一下吗?”张嫂说道,“太太生病了。”

        “病了?严重吗?”苏杭立刻紧张道。

        “不严重,就是感冒了。”张嫂说道。

        “看过大夫了吗?”苏杭问道。

        “太太说不严重,不用看大夫,吃了感冒药,正在楼上睡觉呢。”张嫂继续说道,“就是胃口不怎么好,中午就吃了两口饭。”

        苏杭听了直皱眉:“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张嫂。”

        张嫂有些受从若惊的挂了电话,这还是先生第一次这么郑重的跟自己道谢呢。

        苏杭看了看手表,时间是下午两点,他回到会议室里和对方又商谈了几分钟,最后找了个需要重新改进合作方案的借口结束了今天的会议。

        从对方公司出来的时候,李清远实在是忍不住了,他问道:“今天谈的很顺利啊,我们的合作方案完全在对方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为什么要改进。”

        “不用改进。”苏杭说道。

        “那你刚才什么意思?”李清远不解道。

        “我只是想要提前结束会议。”

        “为什么?”李清远更加不解了。

        “我要回s市。”苏杭望向李清远说道,“明天还是这个方案,你和方宇来谈就行了。”

        “我谈?”李清远震惊道。

        苏杭不理会李清远,他朝方宇吩咐道:“我现在去机场,你帮我订最近的一班飞机。”

        “是,Boss。”方宇立刻点头道。

        “诶……”李清远刚要问他为什么忽然要回去,结果转头苏杭就上了一辆的士,他只能满脸错愕的看向方宇,“你知道他为什么回去吗?”

        方宇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很懵逼。

        ==

        晚上七点,张嫂看着已经开始咳嗽的沈溪不放心道:“太太,要不今晚我留下来照顾你吧。”

        “不用,我没事。”沈溪摇头拒绝道。

        “那晚饭您要记得吃。”张嫂不放心道。

        “嗯。”沈溪笑着点点头,

        张嫂这才不放心的走了。

        望着满桌热腾腾的饭菜,沈溪走到餐桌边勉强吃了半碗饭,就放下了筷子,离开餐桌窝回了沙里。

        “汪!”初五朝沈溪轻轻的叫了一声。

        “你担心我啊?”沈溪揉了揉初五的脑袋笑道,“我没事。”

        “汪!”初五又轻轻的叫了一声。

        “我们一起看个电影吧。”沈溪把Ipad放在茶几上,一人一狗一起静静的看起电影来。

        也许是刚吃的感冒药起了作用,电影播放到一半的时候,沈溪趴在沙上慢慢的睡着了,初五趴在沈溪脚下无声的守护着。

        大约十分钟后,一辆从机场疾驰而来的的士停在了别墅门外。


  (#/xiaoshuo/51/51232/194140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