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快乐飞艇玩法规则


        苏杭看着表情有些惊愕的沈溪,内心闪过一丝淡淡的失落。

        是啊,我们才刚刚结婚,一个对于她来说几乎是陌生的男人,大晚上忽然出现在她的房间里,会害怕和惊愕也是正常的。

        “累了一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我今天睡客房。”苏杭说完这句话后朝沈溪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卧室,似乎忘记了这间卧室也是他的新房。

        直到苏杭离开后很久,沈溪都还没能从惊愕中苏醒过来。

        轰!!

        窗外又是一道惊雷,闪电的光亮穿过厚重的窗帘,闪的屋内的灯泡都忍不住暗了一瞬。

        沈溪蓦的走回窗边,刷的一下拉开了窗帘,望着窗外电闪雷鸣的雨夜久久不动。

        过了好一会,沈溪眼里闪过一丝坚定,她把落地窗拉开,一股冷风夹着雨滴落在了沈溪身上。沈溪觉得有些冷,内心的第一反应却是想着,会冷是不是表示这不是梦?

        沈溪忍不住又往前走了一些,她走上阳台,小心翼翼的把手掌伸进了漫天的雨幕里。这一天的雨特别大,仿佛天漏了一般,狂风雷电夹带着瓢泼大雨,不一会就劈头盖脸的浇了沈溪一身。

        “湿了,衣服湿了,头也湿了。”如此真实的感触让沈溪迷惑了,她不知道葬礼和婚礼到底哪一个才是梦。

        苏杭离开了新房,转身去了楼下的客房,好在结婚之前他就考虑过这种情况,苏杭早就把自己的个人用品搬了大部分放入客房。主卧里他只留了小部分个人用品,他不想沈溪因为自己忽然的介入而变的不舒服,但是又私心的想要让沈溪一点一点的接受自己,所以有还是留下了小部分。

        苏杭洗过澡从浴室出来,从衣柜里找了一件睡衣换上。他有些不舒服的按了按酸疼的太阳穴,婚礼虽然准备的仓促,但是苏沈两家的联姻,该来的客人还是都来了,再加上能和沈溪结婚,他自己也确实很开心,所以婚宴的时候就多喝了几杯。

        苏杭忍着隐隐的头疼打算去厨房找点水喝。

        作为两人新房的这栋房子,是苏杭一年前买的,房子并不大,两层小楼,一个不是很大的客厅,里面只有六间房间。楼上四个,楼下两个,外面有一个不算很大的院子。院子里养了一条狗,这条狗是很久以前苏杭在路边捡回来的,养了好几年了,苏杭很喜欢它,不过明天它就要被送走了。因为……沈溪怕狗。

        苏杭从厨房倒了水出来,刚出门就遇见了正从楼上下来的沈溪,沈溪换了一身米色的休闲服,身后是湿漉漉的长。

        苏杭悄悄的吞了一口口水,望着渐渐靠近的沈溪,最终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你……下来喝水吗?”

        “嗯。”经历过最初的震惊之后,冷静下来的沈溪面对苏杭的时候已经坦然多了。暂且不论那五年的生活是不是一场梦,此时的沈溪都是那个有着这五年记忆的人。两人虽然是利益联姻,但是五年的婚姻生活,两人该生的都生了,这种新婚夜的尴尬和生疏对于曾经经历过的沈溪来说,已经是一件很久远的事情了。

        “哦。”苏杭往旁边让了让,好让沈溪进入厨房。

        沈溪走进厨房,一眼就看见了宽敞的厨房中间那张熟悉的餐桌,以及餐桌上摆放的热水壶。沈溪走到桌边,现漂亮干净的透明热水壶上面一点水蒸气都没有,沈溪把手背贴上去试了试,水果然是凉的。

        她熟练的拿起热水壶,走到微波炉旁边插上底座,按下开关开始加热。热水烧开需要几分钟,沈溪习惯性的转身望向桌台,现那上面似乎有一个盖着的白瓷汤碗,她走过去打开盖子,现里面是一碗煮好的醒酒汤。

        沈溪记得婚宴的时候自己应该是喝酒了的,但是也就一两杯,其余的都是苏杭帮自己挡掉了。自己完全不用喝醒酒汤,那么这碗醒酒汤是为谁准备的就不言而喻了。

        沈溪望着这碗已经凉透了的醒酒汤,微微的叹了口气,找出了一个干净的小锅,把醒酒汤倒了进去开火加热。

        水烧开的时候醒酒汤也热的差不多了,沈溪重新把醒酒汤倒回汤碗里然后盖上盖子,这才又拿起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走出了厨房。

        沈溪走出厨房的时候,苏杭早已经回了房间,沈溪望向客房的方向,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走了过去。

        正坐在台灯下看书的苏杭忽然听见敲门声,心脏不受控制的重重的跳了一下。这个房子自从买下来之后除了自己住就只有保姆张嫂会过来打扫卫生,但是张嫂一般煮完晚饭就会离开。所以这个点会来敲门的人除了沈溪不做第二人想。

        新婚之夜,沈溪来敲自己的房门,是什么意思?

        苏杭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他放下手里的书走过去打开了房门。

        “什么事?”苏杭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极其自然。

        “我刚刚在厨房看见张嫂为你准备的醒酒汤了,你好像忘记喝了。”沈溪轻声说道。

        “噢。”苏杭愣了愣回道,“我没喝多少酒。”

        “还是去喝了吧。”沈溪微笑道。

        “哦。”苏杭被沈溪忽然的笑容闪了一下。

        “还有……”沈溪握着被滚烫的茶水熨的暖暖的茶杯说道,“胃不好的话就不要喝凉水。”

        说完该说的话,沈溪不等苏杭反应,转过身回二楼卧室去了。

        苏杭呆愣了好一会,才消化完沈溪这两句话的意思。沈溪知道我胃不好?这是不是表示她也关注过我?现自己喝凉水,所以特意过来提醒我的吗?所以她这是在关心我。

        一番美妙的推测之后,苏杭怀着愉悦的心情去了厨房,当他揭开白瓷汤碗上面的盖子的时候,白色的蒸汽一缕一缕的从汤碗里飘出来,苏杭的表情再次变的呆滞起来,眼里先是不可置信,而后变的欣喜若狂。

        现在是夜里九点多了,张嫂八点就离开了这里,醒酒汤怎么可能还冒着热气?

        苏杭小心的伸出手,白皙的手掌贴在瓷碗暖浓浓的碗壁上,似乎这股暖意顺着指尖缓缓流入了心底。

        这是沈溪为我热的,沈溪为我热的醒酒汤。苏杭一遍一遍的在心里无声的诉说着,双手捂着白瓷汤碗,满脸的傻笑。

        第二日清晨。

        沈溪从睡梦中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过手机看日期。2o17年11月6号,果然还是在五年多前。沈溪放下手机,走到窗边拉开了厚重的窗帘。今日的天气非常不错,外面阳光明媚空气中弥漫着大雨过后清新的泥土气,闻起来让人特别舒服。

        昨日入睡之前,沈溪做了一个决定,如果第二日醒来后自己还在2o17年的话,她就接受这个现实,无论是重生也好,还是预知也好,她要和苏杭重新开始,最起码……

        沈溪从二楼望向院中正和一只成年拉布拉多犬玩的欢快的苏杭,轻轻的说道:“最起码我得弄清楚,我记忆里的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你喜欢的人……又是不是我。”

        院子里的苏杭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运动服,用力的扔出手里的玩具球,然后那只蠢萌的拉布拉多犬立刻欢快的跑过去,用嘴巴咬住玩具球再欢快的跑回苏杭身边,沈溪现苏杭开心的用力揉搓着拉布拉多的大脑袋,似乎心情很好。

        沈溪和苏杭结婚五年,似乎从来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让他开怀一笑的。哪怕他对待自己的时候大多时候是温和的,那也只是淡淡一笑,笑意从不曾这么外露过。

        他很喜欢这只狗!沈溪内心笃定道。但是这栋房子里曾经有过这样一只狗吗?沈溪努力的回忆着,却找不到一丝对于这条狗的记忆。难道那五年真的只是一个梦吗?

        苏杭搂住在自己怀里撒娇的拉布拉多,手指不断的梳理着拉布拉多蓬松柔软的皮毛,不舍说道:“初五啊,等明天爸爸就要把你送给别人了。你到那边要乖,你的新主人会好好照顾你的,爸爸也会常去看你。”

        拉布拉多初五似乎察觉到自己即将要被抛弃,讨好的用舌头舔着苏杭的脸。

        “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但是没有办法呀,妈妈怕你。”苏杭捧着初五的狗头说道,“妈妈和你,爸爸只能选择妈妈。”

        初五似乎知道自己撒娇没有成功,它小声的哼叫了两声,听起来可怜极了。

        “叮咚。”

        门铃声打断了“父子”两的交流,苏杭对初五说道:“应该是早餐送过来了。”

        初五跟在爸爸的身后一起走到门边,苏杭打开大铁门上面的小门。

        “Boss,您的早餐。”

        “辛苦了。”接过秘书一早去“百味居”买的营养粥和几样知名小点心苏杭说道。

        “应该的。”秘书是一位精明能干的男士,大概二十六七岁的样子,带着一副框架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不过他此时看起来有些迟疑的样子问道,“Boss……您确定明天要去hk出差吗?”

        “计划不变。”苏杭回答道。

        “是。”秘书没有再问,他等Boss关了门就转身回公司上班去了,老板明天要出差,他还有好多资料要整理。

        苏杭拎着早餐,先把初五拴进了院子里宽敞的狗舍里,才蹲下歉意道:“抱歉啊,妈妈在,我怕你吓到她,不能放你进去。”

        初五伤心的叫唤了一声,漆黑的大眼睛湿漉漉的很是难过。

        “乖,一会就出来喂你。”苏杭揉了揉初五的狗头,拎着早餐往客厅走去。


  (#/xiaoshuo/51/51232/1941406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