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频彩网开奖直播www.30582.com


        oo1

        阴雨绵绵了半个月,今天终于迎来了一个好天气。沈溪抬头望了望天空,碧空如洗,天朗气清,风和日丽,似乎所有用来形容好天气的词语都可以用在今天。

        真是个好天气啊,和他们结婚的时候完全不一样。还记得她和苏杭结婚的时候,那天下了很大的一场雷阵雨,黑夜里电闪雷鸣的仿佛末日一般的天气,是她对那天最深的记忆。

        “嫂子,这个还是你来放吧。”李清远,苏杭最好的朋友把手里的骨灰盒递向沈溪。

        沈溪望着李清远手里拿着的“骨灰盒”,那是自己的前夫,苏杭的骨灰盒。但是沈溪知道其实骨灰盒里装的并不是苏杭的骨灰。苏杭死于一场空难,飞机在太平洋上爆炸了,整驾飞机坠入了大海,至今三个月过去了,仍然没有打捞到哪怕一片残骸。

        “里面……放的什么?”沈溪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干哑。

        “苏杭以前最宝贝的东西,你要打开看看吗?”李清远苦笑着把手里的盒子放在了深溪的手里,“也许你会觉得有些眼熟。”

        沈溪有些不明白李清远话里的意思,她疑惑的望了一眼对方,但是李清远已经转身离开了。沈溪只好抱着盒子来到墓碑的后面,那里是埋放骨灰的地方。那是一个已经挖好的方形洞穴,负责掩埋的工作人员拿着铁锹一脸冷漠的站在两边,似乎只要自己把手里的动作放下,他们就会马上填平那里。

        沈溪蹲在地上,手掌抚摸着深灰色的骨灰盒,简单朴素的设计,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就像苏杭这个人,更像我们五年的婚姻。

        在嫁给苏杭之前,沈溪对苏杭并没有太多的映像。她知道苏杭是苏家从外面接回来的孩子。有人说他是苏柏年的私生子,因为苏家这一代没有男丁所以才被接回来继承家业的。也有人说苏柏年在大学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深爱的姑娘,两人结婚之后有的苏杭,只不过被苏老爷子拆散了。

        对于这些传言,沈溪一直是当做八卦来听的,除了偶尔参加几个酒会,两人遇见礼貌的点点头之外,自己和这个男人并没有过多的交集。

        沈溪是沈家的独生女,沈夫人因为身体虚弱,生下沈溪之后就不能再生了。沈氏夫妻非常恩爱,即使之后他们再没有生出男孩,两人也并没有因此感情不和,他们很疼沈溪,而沈溪又不喜欢做生意,所以s市所有的商界名流都知道,以后谁娶了沈溪,就等于得到了整个沈氏集团。

        沈氏夫妇总是开玩笑说,以后沈溪嫁人,他们两夫妻一定要千挑万选才行,却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们会完全没有选择的把沈溪嫁给了苏杭。

        那是差不多快六年前吧,沈父在m国投资了一个大项目,因为m国时局变动,新的政策限制了对外贸易,导致沈父的投资失去了价值,几十亿的资金一下全部被套住。沈氏股票跌停,公司资金链断裂,银行又不断的催债,就在沈父要扛不住宣布破产的时候,苏杭忽然出现在了沈家。

        是的,他没有去沈氏集团,也没有带团队,甚至连一个秘书都没有带,而是只身来了沈家。那天沈溪正好也在,因为担心家里的变故,她担心的躲在二楼偷听。

        “沈总,我可以贷款给沈氏。”苏杭开口说道。

        “苏总,你知道要多少钱才可以填满这个窟窿吗?”沈父问道。

        “我知道,来之前我让人做了一份评估报告。”楼下传来翻看资料的声音,“沈氏的亏空,需要三十个亿才能填满。”

        “三十个亿只能让沈氏恢复运转。”

        “除开这次的投资,沈氏集团一直是一个盈利能力非常好的公司。我相信只要再给您一次机会,沈氏一定会东山再起。”苏杭回答道。

        “你贷款给我们,不是收购?”沈父的声音里满是疑惑。

        “是的,不收购,只是贷款。”苏杭确认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相信你只是相信我的经营能力。”沈父问道,“三十个亿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我还不上,你那个刚成立没几年的小银行会垮掉,甚至会连累苏氏。再来你我也没什么过深的交情,你为什么帮我?”

        “我确实还有一个请求。”客厅安静了好一会,沈溪才听见苏杭这么说道。

        “你说。”沈父问道。

        “我需要一个妻子。”

        沈溪还记得当时自己听到这句话的反应,大脑一片空白,浑身僵硬的躲在柱子后,耳朵里嗡嗡的什么都听不见。直到父亲砸东西的声音把她唤醒。

        “你出去,你给我滚出去,我沈河川就是马上变成一个穷光蛋我也不会卖女儿。”沈父气的把桌上的茶杯一件件的往苏杭的脚下砸去。

        “沈总,您再考虑一下。”苏杭的声音里听不出一丝起伏。

        “我不考虑,你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沈总,如果沈氏跨了,你集团下几万员工都会失业。”

        “你出去。”

        “沈总,尊夫人一年的调养费就得几十万吧。”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沈溪知道,母亲是父亲一辈子的死穴,“如果你想帮我我感激你,哪怕你要收购沈氏,或者是其他条件都没有问题,但是你为什么要娶小溪?”

        “我需要一个妻子。”苏杭重复着同一句话,声音里依旧没有起伏。

        “整个s市谁不知道,你苏杭心中早已有了喜欢的人,你若需要妻子为什么不去找她。”沈父问道。

        “她……不喜欢我。”

        “所以你求而不得,就来拿我女儿当替身?”沈父怒道。

        “我会对沈小姐好的。”苏杭保证道,这次的语气里终于有了一丝起伏。

        “我……”

        “我同意。”沈溪站在二楼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和一脸惊讶的苏杭对视,她听见自己极其冷静的说道,“我同意嫁给你。”

        “小溪……”沈父焦急道。

        “沈氏撑不了多久,如果苏总不介意,请尽快准备婚礼。”沈溪有些记不得自己当时的表情了,只大约记得自己很冷静。

        “好。”苏杭淡淡的点了点头,礼貌的和沈父告别,而后踩着一地碎瓷转过身从容的离开了沈家。

        沈溪还记得那天的阳光从大门口照进来,他离开的步伐矫健轻快,从容自信。但是那时的沈溪还知道,这个自己即将要嫁的男人,心里暗恋着一个不喜欢他的姑娘。

        这是沈溪对于苏杭最初的映像,这个聪明冷静并且成功的商人,虽然不是因为喜欢才娶的自己,却承诺过会对自己好。

        记忆到这里结束,沈溪的指尖微微泛白,最终她还是打开了骨灰盒,她承认自己是有些好奇的,苏杭最宝贝的东西,会不会有那么一件是属于她的。

        咔嚓。

        骨灰盒被打开的一瞬间,沈溪的眼眸蓦的睁大了,她拿起最上面的一张照片,盯着看了许久。

        “这是你们的婚纱照,苏杭说你们照了那么多照片,每一张你都在强颜欢笑,只有这一张你是真的在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过来的李清远说道。

        因为两人的婚礼准备的仓促,婚纱照也是在s市郊区拍的,自己和苏杭那时候还不熟,拍照的时候两人都在强颜欢笑。她记得那天拍外景的时候,一旁的香樟树上忽然掉下来一颗松子,一只可爱的小松鼠刺溜一下从树上爬下来,仿佛捡着宝贝一般,把松子紧紧的护在怀里,那可爱的样子逗极了。

        放下照片,沈溪看着里面一个个眼熟的礼盒,不用打开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这些都是你回送给他的结婚礼物吧,他一次都没舍得用。”李清远忍不住骂了一句,“傻子。”

        不舍得用吗?我一直以为是他不喜欢。

        沈溪拿起盒子里最后一样东西,那是一个洗得很干净但是一看就已经有些年头的布偶兔子娃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沈溪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眼熟吗?”李清远问道。

        沈溪眨了眨眼,望向李清远问道:“这是?”

        “这是苏杭喜欢的人送给他的,他带在身上二十年了,直到把她娶回家。”李清远苦笑道,“所以我想他估计也是想带走的吧。”

        “娶回家?”沈溪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没跟你说过吧,他一直喜欢你。”李清远说道,“要不然他干嘛顶着公司所有股东的压力执意要借三十个亿给你父亲。”

        “我……我不知道。”沈溪抓着兔子娃娃的手紧了紧。

        “嫂子,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这家伙喜欢了你这么久,现在他走了,我只是想替他告诉你。不过我想你就是知道了大约也不会太伤心。”

        “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是啊,他为什么不告诉你。”

        李清远的话里透露出的埋怨让沈溪有些错愕,从她和苏杭离婚已经过去半年了,从她知道苏杭的死讯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从她知道苏杭一直喜欢的人就是她的时间,才过去刚刚一秒钟。

        啪嗒。

        一滴水落进骨灰盒里,沈溪抬起头,望着晴空万里的天气,疑惑道:“下雨了吗?”

        轰隆!

        一个闷雷骤然响起,接着一道蛇形的闪电,在青天白日里带着刺目的光芒划过天空。

        “沈溪,外面在下雨,不要站在窗口。”

        忽然传来的熟悉声音让沈溪蓦然转身,不远处苏杭正穿着结婚那天的礼服,皱着好看的眉头望着自己。

        “苏杭?”沈溪有些不确定的喊道。

        苏杭走到沈溪身边,抬手把阳台上的落地窗关上,紧跟着又拉上了窗帘,挡住了外面电闪雷鸣的雨幕。

        “天气凉,你还穿着礼服,吹风吹久了容易感冒。”苏杭转过身叮嘱道。

        沈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妆扮,淡粉色的低胸晚礼服,dF的高定设计师在十天内为自己量身订做的结婚礼服。

        “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沈溪有些不可置信道。

        “沈溪,我们已经结婚了,就算你再不想相信,也没法后悔了。”苏杭沉吟了一会,望着沈溪淡淡的说道。

        是啊,狂风骤雨外加电闪雷鸣,多么熟悉的感觉,自己怎么会忘记。

        可是前一刻我明明还在参加你的葬礼。


  (#/xiaoshuo/51/51232/194140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xqb5200.com。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xxqb5200.com